李氏第一视频发帖必读(规则)
版主工作条例国际李氏文化经济产业发展中心李氏族谱全书专题片中国梦 民族魂 根土情 大讲堂
返回列表 发帖

《李赞皇画像》

宋代张耒 宋代张耒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ddedde0bd50bd9d2f5db5ac012e05aaa.jpg
2011-6-4 10:31

TOP

李赞皇画像   

宋代张耒
管乐久寥阔,兴王一士多。
平生自龙虎,功业在山河。
公子悲黄犬,骚人赴汨罗。
当年阅川恨,流落复如何。

TOP

张耒(1054~1114),字文潜,号柯山,祖籍亳州谯县(今安徽亳县),生于楚州淮阴(今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北宋著名诗人、文学家。因担任过起居舍人,人称张右史,晚年旅居陈州(今河南省淮阳),陈州古地名为宛丘,故又称宛丘先生,因张耒“仪观甚伟,魁梧逾常”,人或称其为“肥仙”。张耒青年时游学陈州,得到苏辙指点,并经苏辙引荐入苏轼门下,与黄庭坚、晁补之、秦观并称“苏门四学士”。

人生苦旅

学风浓厚的家庭环境

张耒出生于一个仕宦之家,其在《上蔡侍郎书》中说;“家本淮南,仕者数世”。其祖父曾在福建做官。其父曾中进士,并担任过三司检法官,因为父母年纪已老,请求调离家较近的地方任官,后调任吴江县令。其父在将出京赴任之前,一时京中名流多作诗为其送行。现存的《明道杂志》即载有当时名流,如吴正宪、王中甫等人送行诗。其父还跟从当时的易学大家赵周翰学习过《易经》,与赵周翰极其相知,曾对人说:“周翰作诗极有风味,是温飞卿、韩致光之流,而世以朴儒目之,非也。”可见其父与赵周翰非同一般的关系。

张耒之母李文安,外祖李宗易。《宋诗纪事》载:“李宗易字简夫,宛丘人。历官尚书屯田员外郎,知光化军事,仕至太常少卿。有诗集。”《范文正集》中曾举李宗易、向约堪任清要状,李宗易天禧三年进士第九人及第。张耒在《外祖李公诗卷书后》中称“公少日知己惟晏、范,故元献及文正往来诗居多”。现在的《范文正集》中载有七律《得李四宗易书》、七律《依韵酬光化李简夫屯田》、七律《依韵酬光化李光化见寄》、七律《和李光化秋咏五绝》,从上面这些诗可以看出当时李宗易在文坛上的影响。

虽然,从现有的资料,难以看出张耒的祖父、父辈的具体情况,但从以上这些资料中,就能想象到张耒的家庭的学习氛围是何等的浓厚。

颖异少年的万里求学路

张耒的文学成就,除了一部分来自家庭的熏陶外,还有一个较大的因素就是到处游学。张耒的学习过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少年在淮阶段。张耒在《投知己书》中说:“耒自丱角而读书,十有三岁而好为文。”《宋史》载其“幼颖异,十三岁能为文”。其《高闲苏才翁帖跋》自叙十四岁见太学直讲杨褒家藏欧阳修题跋的唐《高闲上人二帖》石本,即“心焉好之”。

二、游学阶段。张耒十五岁即离家外出游学陕西。其在《再和马图》中说道:“我年十五游关西,当时唯拣恶马骑”。十七岁时“作《函关赋》,已传人口”。又游学于陈州,当时陈州学官苏辙“见而爱之”,遂得以从苏辙学习。熙宁四年(1071),苏轼出任杭州通判,路过陈州,与苏辙话别,在苏辙的引荐下,张耒得以拜谒苏轼,颇得苏轼青睐,苏轼见其文“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叹之声”,遂被列为门人之列。

三、仕中交游阶段。熙宁五年(1072)秋,时年十九岁的张耒因其父在吴县任职,遂到苏州应举,应举期间,又得到苏州通判唐通直的青睐与照应。第二年(1073)三月,张耒应宋神宗亲自策问的进士考试,结果中进士,寓居京师,不久又出京师。熙宁七年(1074),由王安石提举,张耒被授予临淮(今安徽泗县)主簿。自熙宁七年(1074)至元丰八年(1086),张耒历官临淮主簿、寿安尉……,在此期间,他一直与苏氏兄弟及其同门、文友保持书信往来,探讨学业。熙宁九年苏轼在密州作台于囿,命诸公赋之,书来,张耒作《超然台赋》,熙宁十年,作《寄子由诗》,元丰元年,曾巩路过山阳,张耒前来拜谒,并约为“旬日会也”。元丰二年,作《早春有感》诗,得到苏辙次韵相和。并与司马光有书信来往,元丰六年,罢寿安尉,居洛与范仲淹、司马光的交往,是年曾巩卒,张耒为之作祭文。元丰七年,张耒由淮南到咸平赴任时犹与苏轼等书信往来不断,元丰八年,与黄廷坚等一直有书信往来。

元丰八年(1085),宋神宗驾崩,哲宗即位,高太后听政,起用反对变法的司马光等人,苏氏兄弟相继奉命入京供职,元祐元年(1086),经范纯仁举荐,张耒通过由苏轼命题的太学学士院考试,被擢拔为秘书省正字,其后历任著作佐郎、秘书丞、史馆检讨,直至起居舍人。在元丰八年(1085)至绍圣元年(1094)的十年间,张耒在京师与苏氏兄弟及同门相互砥砺,一时传为盛事,他们“一文一诗出,人争传诵之。纸价为贵”。馆阁八年,张耒在密阁“图书堆枕旁,编简自相依”,学术文章日有进益。

绍圣元年之后,张耒虽屡遭贬黜,但仍与苏氏兄弟及同门唱和、论文不断。在苏氏兄弟及黄、秦、晁相继辞世后,张耒又以独存苏氏门人身份进行教学,教学相长,时“士人就学者,皆趋重焉,往往分日载酒肴饮食之”。

漂泊不定的坎坷仕途

张耒自从熙宁五年(1072)参加科举考试中举,直至崇宁五年(1106),宋徽宗诏除党禁,方才得以自由的三十五年间,仕途荣辱不定,有因师长提携而青云直上,有因奸臣谗言而左迁贬官、漂泊不定。其三十余年仕途可分为四个部分,一是初试科举阶段;二是四处宦游阶段;三是馆阁供奉阶段;四是贬黜漂泊阶段。

一、初试科举阶段,即熙宁五年至六年(1072——1073)。熙宁五年“六月,诏以四场试进士。秋,应举姑苏,受知于通判唐通直”。 (熙宁)六年“三月庚戌,亲策进士,置经义局,命王安石提举。辛亥,试明经诸科。壬戌,赐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总五百九十六人,先生与焉”。四年张耒还参加集贤殿试。

二、四处宦游阶段,即熙宁七年至元丰八年(1074——1085)。此间,张耒历官临淮主簿、寿安尉、咸平县丞。其在《悼逝》诗中道:“我迂趋世拙,十载困微官”,《上蔡侍郎书》中道:“飘然羁孤,挈其妻孥,就食四方,莫知所归”,即指这十二年中之事。

三、馆阁供奉阶段,即元丰八年至绍圣元年(1085——1094)。在此期间,张耒碰上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年幼的哲宗登基,反对变法的高太后起用守旧的司马光,苏轼、苏辙等人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同而遭贬官的人相继被召回,作为苏门弟子的张耒也被擢拔入京。元祐元年(1086),经范纯仁举荐,张耒通过由苏轼命题的太学学士院考试,被擢拔为秘书省正字,其后历任著作佐郎、秘书丞、史馆检讨,直至起居舍人。元祐二年(1087)苏轼主持礼部贡举考试,张耒被任命为读卷官,参加阅卷工作。张耒在馆阁供奉这十年,可以说是一生当中的顶峰。

四、贬黜漂泊阶段,即绍圣元年至崇宁五年(1094——1106)。绍圣元年(1094),哲宗亲政,新党上台,将元祐时老臣尽量贬黜,苏氏兄弟相继被贬官,作为苏门弟子,张耒以龙图阁直学士知润州(今镇江),忽又被解职,改知宣州(今安徽宣城)。绍圣四年(1097)被贬为黄州(今湖北黄冈)酒监。元符二年(1099)坐元祐党籍,贬为复州酒监。是年哲宗驾崩,徽宗即位,张耒被升为黄州通判,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0),改为太常少卿、除奉常,寻改知兖州、颖州(今安徽阜阳)。崇宁元年(1102),苏轼自海南迁入内地,卒于常州,张耒在颖州为其举哀行服,结果因此触怒权贵,被贬为房州(今湖北房县)别驾,黄州安置。直至崇宁五年(1106),宋徽宗诏除党禁,方才得以自由。自绍圣元年至崇宁五年这十三年中,荣辱不定,沉浮宦海,其间哀乐,令其难以忘怀。

令人伤神的晚岁光景

自崇宁五年之后的六年中,虽然张耒也曾监南岳庙、主管崇福宫,但已非宦海沉浮的昔日那般忙碌,且生活极为困苦,其在《岁暮即事寄子游先生》中道:“岁暮淮阳客,贫闲两有馀。朝昏面壁坐,风雪闭门居。老去深依佛,年衰更嗜书。未能忘素业,聊用慰穷途。下里皆贫屋,开门即古墟。鸡豚来近舍,舂汲赖邻夫。雪压移来竹,霜萎自种蔬。乌皮蒙燕几,褐帽裹僧颅。肉似闻《韶》客,斋如持律徒。女寒愁粉黛,男窘补衣裾。已病药三暴,辞贫饭一盂。长瓶卧墙角,短褐倒天吴。宵寐衾铺铁,晨炊米数珠。搀随杜胫,葛制暖寒躯。时命今如此,功名已矣乎?谈愁风射马,拙待兔逢株。久慕真乘乐,深谙梦境虚。谁怜九顿首,正有一长吁。瞻望身空老,苍茫岁欲除。何当闻妙诲,黥刖待完肤”。政和二年(1112)苏辙逝世,以苏氏兄弟为核心的文坛顿时失色,《宋史》载时“耒独存,士人就学者众,分日载酒肴饮食之。诲人以理为主,尝著论云:‘自《六经》以下,至于诸子百氏骚人辩士论述,大抵皆将以为寓理之具也。故学文之端,急于明理,如知文而不务理,求文之工,世未尝有也。夫决水于江、河、淮、海也,顺道而行,滔滔汨汨,日夜不止,冲砥柱,绝吕梁,放于江湖而纳之海,其舒为沦涟,鼓为波涛,激之为风飙,怒之为雷霆,蛟龙鱼鳖,喷薄出没,是水之奇变也。水之初,岂若是哉!顺道而决之,因其所遇而变生焉。沟渎东决而西竭,下满而上虚,日夜激之,欲见其奇,彼其所至者,蛙蛭之玩耳。江、河、淮、海之水,理达之文也,不求奇而奇至矣。激沟渎而求水之奇,此无见于理,而欲以言语句读为奇,反覆咀嚼,卒亦无有,文之陋也。’学者以为至言。”

政和四年(1114)张耒殁于陈州,归葬于淮阴。

至于张耒的后人,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四道:“张文潜三子:秬、秸、和,皆中进士第。秬、秸在陈死于兵,和为陕府教官,归葬二兄,复遇盗见杀,文潜遂无后,可哀也。”

文学创作

张耒虽然在仕途上没有什么出众之处,但其诗文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一定的地位。在宋代文学史上张耒的诗文一方面内容丰富而且具有相当的现实意义,另一方面风格平易晓畅,十分具有可读性和学习意义。

特殊的时代与张耒平易晓畅的悯农诗

张耒主要以诗成名,他的文学创造也主要集中在诗歌的创造上,现存的《张耒集》中收录两千三百余首,在宋代来说数量是相当丰富的。

张耒的诗无论是乐府,还是古诗、近体诗,其内容大多都十分贴切生活,尤其是具有十分重要的社会意义。由于张耒生活的时代虽然是宋王朝较为繁盛的时代,但当时的社会矛盾已经比较尖锐,人民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作为一个地方官员,张耒对底层人民的生活有着深刻的了解和认识,加上其自身的不幸遭遇,张耒的诗文中也就难免出现这种悯农的基调。

另外,宋初活跃于诗坛的主要有两种诗风,一是以馆阁文人诗酒酬唱,讲究格律文采、引经据典为主的西昆体,另一则是学习白居易、张籍,以平易晓畅、言之有物的白体。在这二者之中,由于白体更富有现实意义,因而更为许多刚经历过五代战乱的文人所接受,作为一个对社会有深刻认识、并经过苏氏兄弟指导过的张耒自然也就很容易接受更能表达其一片赤诚的白体。

在现存的《张耒集》中,有大量反映底层人民困苦生活的诗歌,如《喜晴》、《早稻》、《大雪歌》、《春旱初雨》等,由自然界的雨雪寒暑联想到人民的农业耕作。那种农喜亦喜,农悲亦悲的真挚之情油然纸上。对于在尖锐的社会矛盾中饱尝苦楚的百姓,张耒也通过《一亩》、《劳歌》、《北邻卖饼儿》等篇章表达了深切的同情,对于“翁怒鞭人血流地”(《有感三首》)欺压人民的官吏、“腾价邀吾民”(《粜官粟有感》)的豪商,则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慨。

不该忘却的平淡,张耒的文章

今人谈张耒多谈其诗,而少谈其文,殊不知张耒的文章却是其闻名之器。苏轼在《答张文潜书》称其文甚似苏辙, “汪洋淡泊, 有一唱三叹之声”,众所周知在“唐宋八大家”之中,苏辙与曾巩的文章都以平淡见长,而平淡恰恰就是看是平常而实不平常的风格。

从张耒现存的三百余篇文章中的政论和史论部分,可以看出作为一个有着少负大志、希冀有一展雄才的有志之士,一个有志“羽翼朝廷,润色名教”的士大夫形象。

从张耒的题跋、书简、传记、杂记等文学色彩较浓的作品,如《任青传》、《吴大夫墓志铭》、《记异》、《书道士齐希庄事》、《竹夫人传》等中,又可以看出张耒文章信笔挥洒、语畅情酣、掬貌取神、人物风采毕现、情节诡异的一面,让人读后回味隽永。

张耒的词,所存数量较少(仅六首),用字艳丽,工整有致。赋存两卷,除《大礼庆成赋》等外,其它抒写性灵的小赋,也还值得一读。

TOP

前世云烟后世名

张耒的文集在其生前已经结集行世,后因党祸被焚毁,南宋初在其名誉得到恢复后,又被陆续结集行世。

张耒在当时有着相当高的知名度,即使在其逝世之后也享有很高的评价。南宋以后,直至明清其影响一直未绝。同是“苏们四学士”的晁补之称其“君诗容易不着意,忽似春风开白花”(《鸡肋集·题张文潜诗册后》),杨万里称“晚爱肥仙诗自然,何曾绣绘更雕镌”(《诚斋集·读张文潜诗》),刘克庄称“唐乐府惟张籍、王建,本朝惟一张文潜尔”(《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一百四)。后世如王若虚、方回、杨维桢、宋濂、李贽、袁宏道、钱兼益、王夫之、朱彝尊、袁枚、纪昀、赵翼等多论之。但到了近、现代,论之渐少;作为张耒故里的淮安,知之者亦少,关注者亦少,百年文杰,竟至于此,实可哀也。

TOP

阅读了,谢谢上传资料。
李其江

TOP

资料珍贵!谢谢上传!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世界李氏族谱全书>欢迎您的加入

请点击播放: 齐建文化丰碑 共造精神宝库 加快步伐努力完成李氏总谱的编纂工作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