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第一视频发帖必读(规则)
版主工作条例国际李氏文化经济产业发展中心李氏族谱全书专题片中国梦 民族魂 根土情 大讲堂
返回列表 发帖

特别关注:在路上——8月17日

8月17日    星期五   晴   淅川一一陕西丹凤
0817-8.jpg
2018-8-27 11:57
0817-1.jpg
2018-8-27 11:57
0817-2.jpg
2018-8-27 11:57
0817-3.jpg
2018-8-27 11:57
0817-4.jpg
2018-8-27 11:57
0817-5.jpg
2018-8-27 11:57
0817-6.jpg
2018-8-27 11:57
0817-7.jpg
2018-8-27 11:57

上午,离开淅川就往陕西丹凤赶路。当我们来到丹凤县船帮会馆(现在是丹凤县博物馆),已是下午两点多。等到下午三点县博物馆即船帮会馆开馆,待登记罢手续,我们参现考察了这里。丹凤县船帮会馆是清代由水手和船工集资建起的会馆,在当时是供帮员食宿、聚会、娱乐之用,是现在国内保存完整的船帮会馆之一。它位于丹凤县龙驹寨丹江北岸,北靠凤冠山。船帮会馆亦称“明王宫”、“花庙”,始建于清嘉庆二十年(一八一五年)。建筑雄伟,巍峨壮观。现保留有戏楼和大殿一座,呈南北对峙状。由于它的建筑风格华丽,又被称之为“花庙”或“花戏楼”,一个“花”字囊括这座己有着203年的历代古建筑全部的风貌和艺术特色。安徽亳州著名的花戏楼被称之为东戏楼,龙驹寨花戏楼则被称之为西戏楼。两座戏楼东西辉映。八十四年前,红二十五军住驻扎龙驹寨,在这里整训部队。
1935年5月4日(民国二十四年古历四月二日),中共鄂豫陕省委率领红二十五军在打下洛南县城之后,挥师东进抵丹凤龙驹寨。其实,部队已取得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人员发展到3700多人。根据鄂豫陕省委的指示,利用第二次反“围剿”尚未开始的间隙,历经一周时间,进行龙驹整训。一是加强部队的思想建设,贯彻执行庾家河会议提出的要“切实建设政治部的工作,加强连指导员的工作,用大力量训练军事干部,依照中央苏区的模样建立军事部门的工作”;二是提高军事技术,加强新战士的特别训练。省委向全军战士进行了形势教育和反“围剿”的政治动员,以龙驹寨城南之丹江沙滩作操场,开展射击、投弹、刺杀等步兵基础课目训练和从单兵到排进攻的战术训练,以及连进攻的示范演习。同时,结合入陕5个月来的工作,整顿支部,改进领导作风,配备干部,并协助建立了龙驹寨苏维埃政府(相当区级),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镇压反革命、分地、分粮和扩军活动。
1.广泛宣传,发动群众。在龙驹寨整训期间,中共鄂豫陕省委十分重视宣传工作,他们在大街小巷的墙壁上用石灰水、墨等刷写了许多标语,内容有“打倒土豪劣绅,平均地权”、“共产党是工农阶级的党”、“红军是穷人的军队”等。迄今已经历半个多世纪,当年用白灰水在西马庙(龙驹西街小学)东街写的“军民合作起来赶走[日][本][侵][略][者]” 巨幅标语仍清晰可辨。为了搞好宣传工作,部队进龙驹寨时,还抬着笨重的石印机,用红绿纸印了大量传单,到处张贴,如“陕军兄弟们,咱们一家人。没上军阀当,白白把命拼,你们拼性命,长官把官升。老少家中饿,一生是穷兵。要想逃生路,快来投红军,打倒国民党,活捉杨虎城”。红军抬的石印机,因为用布裹着,群众感到神秘奇怪,遂传播为抬的“鳖精”。他们说:“红军抬的鳖精,是专门喝土豪劣绅的血”。与此同时,部队还在花庙(船帮会馆)、紫阳宫(今丹中)、老关庙(今城关粮站)、城隍庙(今东小院内)等地召开群众大会。会议宣传红军的宗旨和抗日主张,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等。在花庙群众大会上,还演出了战士以当地真事为内容编写的话剧,揭露小街保长姚德升(姚老三)拉夫拉兵,剥削穷人,肥了自己的罪行。通过广泛宣传,土豪劣绅闻风丧胆,纷纷出逃。穷苦老百姓积极靠拢红军,以至龙驹寨街大人小孩不但都知道红军,还知道军头是徐海东、程子华、吴焕先、郑位三、李隆贵等。至今,有的老年人还记得政治部主任叫李隆贵。
2. 惩办土豪劣绅和地方土顽,为民除害。在龙驹寨整训期间,政治部设在菩萨庙巷西边董炳奎的院里,他们把抓来的土豪劣绅和作恶多端的坏分子都关在这里。凡是拉进去的坏人,经过审问无误后,晚上一个一个地拉到丹江河滩活埋。群众说:“进了政治部,坏人难保命”。以至群众中留传说,政治部是“军法处”或“阎王殿”。当时,鹿池坪保安队分队长赵管仲夫妇等先后被关押政治部里,后被活埋和刀杀。红军当时重视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现在仍健在的退休职工曾成顺,当时亦被误抓进政治部,曾母找到政治部,说成顺是好人,红军让她找40家联保,经过核实确实是好人,终被保释出来。
3.发动穷人,踊跃参军。在龙驹寨进行战备整训的几天时间里,积极宣传,发动穷人踊跃参军,于是,龙驹寨和周围的青年纷纷报名。龙驹寨街上有周卓廉、蔺永久、王长庚、郭全、刘安治等,河南有刘本善、牛昌英、雷平安、刘世宽等,西河许天福、东河张守信等,入伍后,他们都成为光荣的红军战士。由于参军的人很多,部队及时建立了新兵连。新战士学习步枪装卸和射击原理,在驻地院落和操场演练队列。在龙驹寨参军的战士,有的当年随红军长征抵达陕北,与红二十六军、二十七军合并成十五军团;有的坚持在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在陈先瑞领导的红七十四师浴血奋战,经过血与火的考验,他们当中有的在战场上壮烈牺牲,有的惨遭敌人杀害,有的南征北战,成为我军高级指挥员,为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龙驹寨战备整训,对加强部队和机关的建设有着重大意义,在龙驹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通过整训,广大指战员的军政素质有了明显提高。红二十五军以优良的传统和作风感染和教育了龙驹寨的广大人民群众,被群众称之为有史以来最好的军队。“红军才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他们的功绩彪炳史册,传之千秋。
1935年5月上旬,红二十五军在龙驹寨进行为期一周的整训期间,发动群众,在紫阳宫戏楼召开大会,成立龙驹寨区苏维埃政府,推选赵双印为主席,詹有道、鲍金花(女)等10人为委员。区苏维埃政府下设赤卫队数十人,赵双印兼任赤卫队长,红军为其配备了20多支枪。龙驹寨区苏维埃政府下辖百顷湾乡苏维埃政府。1935年5月,在河南百顷湾刘家碾盘子场里召开群众大会,成立了百顷湾乡苏维埃政府,刘保安任主席,王林周等为委员。龙驹寨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后,配合红军干部开展分地、分房、分浮财活动。委员张和到西河草庙村带领群众分地并在分了的土地上插上红、黄小旗作为标记。百顷湾乡苏维埃政府还将国民党六区区长杨策轩的6亩大烟地分给了群众。把龙驹寨土豪劣绅的房子分给群众,并颁发分房证,有的还盖有红军的大印。把当地保董罗庆福掩埋的粮食和银器挖出来分给群众。与此同时,在龙驹寨街道,苏维埃政府还将设在西关“新兴业行”的粮仓,天主教堂后边的国民党粮仓及绅士刘彦生的粮仓一起打开,把存粮全部分给穷人。
龙驹寨区苏维埃政府还积极提供土豪劣绅情况,配合红军镇压了一批土顽。国民党鹿池坪保安分队长赵管仲,作恶多端,民愤极大,经苏维埃政府提出后,将其处决,大长了人民群众的志气。红二十五军在龙驹寨战备整训结束离开后,以赵双印为主席的苏维埃政府和赤卫队继续活动。然而由于国民党大军压境,赤卫队先后转战于峦庄、庾家河、涌峪、上庄坪一带。后来,遭商县保安队的围剿,赤卫队有人哗变,将枪交给商洛民团头目张云山。1935年7月,龙驹寨区苏维埃政府主席赵双印在作战中被俘关押,折磨致死。龙驹寨区苏维埃政府活动终止。
龙驹寨战备整训期间,徐宝珊病逝于龙驹寨。1934年12月,中共鄂豫皖省委率领红二十五军进入丹凤境后,改称中共鄂豫陕省委,改任徐宝珊为中共鄂豫陕省委书记。1935年5月4日,红二十五军在龙驹寨战备整训期间,省委书记徐宝珊在生命垂危之际,不时地把军领导成员召到军部驻地天主堂,了解整训情况,因势利导,做好思想工作,有时还让战士扶着到丹江边看军训情况。由于他长期带病工作,积劳成疾,于5月9日病逝于龙驹寨,掩埋在龙驹寨西北2华里的山坡,终年32岁。他的逝世是中共鄂豫陕省委的一个重大损失。为了缅怀先烈,启迪后人,1985年5月9日徐宝珊逝世50周年之际,中共商洛地委、商洛地区行政公署在丹凤县烈士陵园隆重举行徐宝珊纪念碑落成典礼。中共陕西省委、陕西省人民政府以及程子华、郭述申、刘华清、韩先楚、刘震、陈先瑞等送了花圈。
在龙驹寨错杀了中共地下党员张汉民。1935年4月9日,中共鄂豫陕省委率红二十五军由蓝田葛牌镇翻秦岭南返,至柞水县九间房设伏。中共鄂豫陕省委因与中央失去了联系,不了解党在陕军中的兵运工作情况,再加上“左”倾错误的影响,误将从事兵运工作的共产党员掌握的陕军警备第三旅两个团于1935年4月9日在蓝田县葛牌镇以南之九间房打垮,俘获陕军警备第三旅旅长、中共地下党员张汉民和其他共产党员等千余人。将其中的大部分处决后,押张汉民及前往葛牌镇传达中共上海中央局指示的汪锋等随军审查。部队于4月18日攻克洛南后,5月4日到达丹凤县龙驹寨,进行为期一周的整训。5月10日,又误将张汉民当作“叛徒”、“法西斯蒂分子”错杀于龙驹寨西关外丹江河道。
1942年12月,中共中央指出处理张汉民问题是“错误的”,1945年4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将张汉民列入《死难烈士英名录》,并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追认张汉民为革命烈士。1990年2月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写到这次战斗时说:“误将中共地下党员张汉民当作‘叛徒’、‘法西斯蒂分子’错杀,给党造成了损失和不良影响。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张汉民虽然是被红二十五军错杀的,但他的英名与中国共产党其他烈士一样永垂不朽。为了褒扬烈士,使世世代代都能铭记烈士的功绩,对曲折复杂的革命道路有正确的认识,不忘血的历史教训,中共丹凤县委、丹凤县人民政府在丹凤县烈士陵园为张汉民同志树碑勒石。
我们离开船帮会馆,便往棣花镇赶。来到棣花镇政府,见到了来该镇检查工作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刘志伟同志。我们向他介绍了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的情况。他充分肯定了我们的做法,吃苦精神和毅力。他说:“大别山是我们党早期的革命根据地之一,红二十五军从大别山根据地出发长征来到陕南,在这里创建了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前不久,我到河南信阳大别山干部学院参加了培训,对大别山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大别山精神有了进一步了解,新县给我印象很好。欢迎你们来到丹凤,望你们在这里多待几天”。我们向他表示了谢意,并欢迎他再次走进大别山。听说我们要去红二十五军军部旧址二郎庙,当即他给镇党委副书记王引荣说安排个同志给他们领路。
镇经建办的郑斌、当地干部镇扶贫办干事雷书生一块带我们前往。路上边走边给我们介绍二郎庙、关公庙及古镇清风老街的情况,不知不觉我们就走到了棣花镇清风老街。街的两面是仿古建筑,小溪从街上穿过,古朴典雅,还真有一派江南水乡的格调。这条古街还有千亩荷塘、二郎庙、关公庙、全国文化名人贾平凹故居、文化馆等。在这里更为称奇的是:在一条街上竟出现两个国度。街叫金、宋街,顾名思义,这条街道中线是古时候金国和宋国的分界线,也叫做边境线。一不小心便跨出了国界。这里还有宋金议和厅、宋金街、宋金桥等。是中国内陆唯一的宋金城。说着我们来到了二郎庙、关公庙。1934年12月19日,中共鄂豫陕省委率领红军主力由蔡川出发,经庵底出老君峪,避开龙驹寨,溯丹江而上,宿营茶房街与棣花街一线。
这里地处丹江沿岸,是商洛的川道地区,土地肥沃,人烟稠密。东10公里是商贾云集的水旱码头龙驹寨,西40公里是商洛的政治、经济中心商州城,红军来到这里影响很大。在此,干部战士抓紧宣传省委庾家河会议决议,宣传红军的政策与任务,并严格遵守纪律,以实际行动去影响群众,发动群众。之前由于国民党的反动宣传,红军来时,棣花街的群众大都吓跑了。染匠李来兴逃避时没来得及收拾搭在染竿上的布,很担心。红军从南到北而来,时值寒冬,有的衣服褴褛,草履赤足,难以御寒。尽管如此,红军对群众仍秋毫无犯。红军走后,李来兴回到家里,推开院门一看,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染竿上的布匹放在了架板上,叠得整整齐齐,经他清点,一匹也不少。群众纷纷奔走相告,红军不拿群众财物,纪律严明。
棣花街旁有式样别致的庙宇楼阁数处。最古老的一所“二郎庙”建于金代大安三年(公元1211年),据今已有807年的历史。它集金、汉建筑宫殿之技艺,富有喇嘛寺庙的独特风格,宏伟壮观。红军在这座庙的山墙上写下“为创建陕西苏维埃政府而战”、“建立陕西苏维埃政府” 两幅标语,斗大的黑字耀眼夺目。红军走后,国民党反动派勒令铲除这两幅标语,群众怀念红军,不忍铲除,刷上一层白土掩盖,以此保护下来。
对这里考察记录完后,我们向镇干部郑斌、雷书生表示感谢给予的帮助支持。时间也已不早了,夜宿丹凤县城。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二位老党员弘扬红二十五军长征路精神,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
传承红色家风,向他们学习!向他们致敬!
recover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世界李氏族谱全书>欢迎您的加入

请点击播放: 齐建文化丰碑 共造精神宝库 加快步伐努力完成李氏总谱的编纂工作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