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第一视频发帖必读(规则)
版主工作条例国际李氏文化经济产业发展中心李氏族谱全书专题片中国梦 民族魂 根土情 大讲堂
返回列表 发帖

一场不同寻常的祭祖

本帖最后由 李文宏 于 2019-3-11 21:16 编辑

一场不同寻常的祭祖
        
         一、族魂家风我承继,锲而不舍终有成
        穿越时空,让我们回到350年前。念八郎公(字山甫,万二郎公之子)裔孙向宁公之父奕先公(奕先公与龙居社的孟先公、仲先公、季先公、亮先公、标先公等是同时代人。其中,仲先公、亮先公、标先公外迁至广东省惠阳定居)在兴宁龙归纲分散家财(有分账记载),而后北迁至江西省袁州府万载县白水乡开基。康熙7年(公元1668年),向宁公降生。宜春万载人杰地灵,向宁公房开枝散叶,裔孙纷纷外迁至周边地区。据传,仅迁徙至湖南省浏阳市、长沙市等地的向宁公裔孙就有1000多人(这一次来兴宁祭祖的,就有湖南省浏阳市的代表李其友宗亲),宜春市本地的向宁公裔孙目前有2000多人。他们靠传家宝——宜春市陇西堂台上《李家村记》治家,族魂传承,家风绵延;敦亲睦族,为人孝悌。追根溯源,寻祖问宗,可按字辈口诀考证,秩序井然。
        外迁100多年后,到了清朝中期。向宁公裔孙追思、怀念祖德祖恩,思念故地祖墓年久失修,寝食难安,于是选派代表不惧旅途艰辛,跋山涉水一千多里到岭南兴宁黄陂祭祀先祖。不难想象,他们不太可能有驴马车船之便,仅靠步行翻山越岭,风餐露宿。此外,还要躲避凶猛野兽攻击与防备土匪强盗的抢劫打杀。
        他们不避艰险来到黄陂祭祀祖先,重修了多座祖先墓地(墓碑),在族谱《李家村记》上有详细记载。
        又过了 100多年,向宁公的裔孙再度千里迢迢来到兴宁黄陂整修祖先墓地,这一次应该不是重修,因为墓碑还是老墓碑,族谱上也有记载。
        历史的车轮滚动到人心不古的今天,向宁公裔孙承继族魂家风,根据族谱记载寻根问祖,虽经年未果,但锲而不舍。
        功夫不负有心人,现经黄陂宗亲的竭诚帮助,终于在一人多高的茅草灌木丛中找到了一座向宁公裔孙待找的温氏祖婆墓地。这一座祖先墓地(墓碑)由移居袁州府万载县向宁公的子孙辈于乾隆五十四年(公元1789年)重修(见图)。
        温氏祖妣墓地(墓碑)的发现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因为它在1949年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未受到人为破坏。这令向宁公裔孙兴奋不已,于是决定在非大祭之年组团来兴祭祖。
   

六世祖妣墓碑

六世祖妣墓碑.png
2019-3-11 09:47

          图 六世祖妣墓碑        
         
         二、祖坟墓碑是实证,历史谜团将有解
         2019年2月25日,李仙桃宗亲打电话给我说,江西宜春万载的万二郎公后裔宗亲决定于农历正月二十三来黄陂祭祖,并告知已经帮他们找到了一座祖先墓地(墓碑),而且还告知他们希望能够看看山甫公的墓地。我听到发现墓地(墓碑)的消息后,立刻意识到这个发现的意义非常重大——是印证从家谱开始并发展到族谱的《李家村记》的连续性、真实性、可靠性的实物证据,它将有助于解开万二郎公的身世秘密。因此,我当即对仙桃兄说,我一定会回兴宁黄陂与大家一起祭祖。
         根据温氏祖婆墓地碑文并联系《李家村记》的记载,可知:
         1. 墓碑内容与《李家村记》的记载完全一致,表明《李家村记》的记载是连续的、真实的、也是可靠的。
         2. 在黄陂找到向宁公房的祖先温氏祖婆墓地,碑文记载是“乾隆五十
四年巳酉岁仲夏吉旦重修......”说明兴宁黄陂确实是向宁公裔孙的祖籍地。重修墓地时,祖地宗亲必定会大力支持帮助,也必定会有很多交流。
         3. 据《李家村记》记载,距今100多年前的清朝中后期,向宁公裔孙又跋山涉水来到兴宁黄陂整修墓地。远道跋涉而来的宗亲不可能住三几天就走,因此,两地宗亲必定又有很多交流。
         古人云,三世不修谱为不孝。家法坏,谱谍尚有遗风;谱谍坏,人家不知来处。故谱不可不修。中国人自古重视家的根系源流,有寻根问祖、慎终追远的文化传统。
         向宁公裔孙坚守着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重视修谱:⑴ 奕先公举家外迁,必定携带家谱,其家族源流世系,必定与祖地族谱的记载相符。⑵ 清乾隆五十四年重修温氏祖婆墓地时,必定修谱,因为重修墓地与修撰族谱都是宗族内的重大事项,必定会同时进行。⑶ 清朝中后期,向宁公裔孙又千里迢迢到祖地整修祖墓,也必定会修谱。在外迁地与祖籍地之间往来,不忘血脉传承,不忘祖宗先人的向宁公裔孙,不可能不重视修谱。
要修谱,就必定要交流,求同存异;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按照“客从主变”的原则遵从祖地的族谱记载。可以推断,对于祖宗身世的记载,在以上所说的三次重大事件中,两地的族谱记载应该是完全一致的。如果两地所修的族谱有明显差异,修谱人也必定会研讨,达成共识后纠错。假如达不成共识,他们也必定会记载各自的依据,留给后人考证。可以肯定地说,如果黄陂祖地的“老族谱”仍然留传至今的话,那么应该与宜春市陇西堂台上《李家村记》的记载完全一致。
         可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两地族谱记载存在明显差异——黄陂祖地的“族谱”说,万二郎公为火德公第六代;而《李家村记》记载的万二郎公为火德公第四代。问题的关键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黄陂祖地宗亲所编写的族谱没有了“老族谱”作依据;据黄陂宗亲说,编写族谱的主要依据是祖先的墓碑碑文,可是,墓碑现在哪里呢?
         4. 根据《李家村记》的记载,万二郎公于明洪武年间(公元1368~1398年)从父自闽汀之杭流长乐(注:现五华县)迁兴宁北厢里田寺(黄毛尖顶);兄弟五人,丁口日蕃;万二郎公分居龙归洞上温公溪大陂头下游鱼形,至天顺年间(公元1457~1464年)军兵纷扰,子孙遂散失焉。幸吾祖万二郎公与祖妣曾氏同葬乌茶洞,今更名龙归洞店上,蜈蚣形……
        考证兴宁市黄陂名称的沿革变迁,可知唐宋时,黄陂称为龙归洞,元朝末年改称乌茶洞。明朝泰昌元年开圩,原名中洞圩;清雍正年间称“黄陂圩堡”。取名黄陂的原因,是因为在河上筑有陂头一座,河上游开采硫磺矿,河水污染陂头成黄色,故称黄陂。
根据地名沿革变迁,证明《李家村记》的记载是可信的。
        5. 兴宁龙居社的老族谱早已毁弃,因此,当上世纪九十年代各地兴起修撰族谱的高潮时,龙居社人孜孜以求的《龙居社李氏族谱》几经努力,都未成功。2010年,我为了编写家谱曾不止一次到山甫公裔孙的聚居地调研,查阅过许多族谱,编写了《世界李氏族谱全书•李氏山甫公宗谱》。需要说明的是,我查阅过的江西省永丰县城南李氏族谱是记载非常详实的族谱。除此之外,我还查阅过江西省会昌县、赣县的族谱,也查阅过广东省龙川县、兴宁叶塘涵水塘、梅县柿子坪、大埔龙岗村等的族谱,以上族谱所记载的念八郎公(字山甫)之父万二郎公都是火德公第四代裔孙。
        6. 如何看待差异问题。黄陂翁公李氏族谱的记载与上述各家的记载明显不同。但在黄陂,不会有两个万二郎公;既然大家都认定了万二郎公与自己有血缘之亲,那么我们就是宗亲。如果能够达成共识,当然是好事。如果暂时达不成共识,也难强求保持一致,只能各自保持现状。
        我的观点是,如果《李家村记》是经多次“客从主变”修编的话,那么,假如找不出实证,则“主随客变”就是返璞归真的不二选择。
        
        三、简约仪式祭先祖,严肃虔诚示后人
        正月二十三日上午,我们一起到万二郎公墓地祭拜祖先。因为不是大祭之年,祭祖仪式简约,但气氛严肃,态度虔诚。启示后人:只要心中有祖先,懂得知恩图报,平常祭祖不必过分讲求仪式。
        下午,祭祀江西宜春万载向宁公房的温氏祖婆的车队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缓慢前行,经过约半个小时的颠簸才到达目的地。
        温氏祖婆的墓地位于半山腰。上山的简易“道路”是黄陂宗亲刚修的,崎岖窄小,雨后湿滑,攀爬过程险象环生。墓地没于一人多高的茅草灌木毛竹之中,破损不堪,难怪他们多年寻找未果。墓地旁边依稀可见两座墓地因无墓主后人关顾,早已被坟头上的下滑泥土淹没。
        祭祖仪式虽然简约,但大家的神情都很严肃庄重。从祭祖现场可以看到,有的宗亲仍然在清理现场的灌木杂草,有的宗亲在祭拜,有的宗亲在研讨如何保护墓地(主要是排水问题)等。也有许多宗亲在发着议论、感慨:现在交通发达,汽车跑高速公路600多公里,以小时来计算。但是,二三百年前,从江西宜春万载到黄陂远隔万水千山,走的基本都是山路,完全靠步行来到祖地重修祖墓,艰难程度难以想象,并不是一般人所敢想的。前辈的崇宗敬祖之心真是虔诚之至,无以复加。
        宜春万载宗亲近年来多次来黄陂祭祖,查找祖墓,锲而不舍,也非常人所能做到。黄陂本地宗亲待人以诚,主动积极帮助寻找,历尽艰辛,终于有所收获,其精神可圈可点......

       四、先人筹划后世功,龙脉有伤无大碍
        江西宜春万载来兴祭祖宗亲的活动安排非常紧密,他们希望去山甫公墓地看一看的愿望只能挤空挡时间才可实现。
        农历正月廿二下午4点多,他们一到达黄陂,寒暄过后,我就与维忠宗亲商量是否派代表去看山甫公墓地。我们一拍即合,维忠宗亲立即与康忠会长磋商选派事宜,决定让其科、维忠、生忠三人随我驱车前往牛头山。与此同时,我打电话给涵水塘宗亲,要求他们派二三人到牛头山等候。
        到了牛头山下,我与涵水塘宗亲一起向客人扼要地作了介绍,重点讲述了《天子墓的传说》。
        他们听了我们的介绍,非常兴奋,要求上山去看一看。我说,因为现在不是祭祖时间(农历八月十七才是祭拜日),平时我们一般不搞祭拜活动,因此没有清理路障,不方便上山。此外,现在太晚了,时间也不允许。
        他们兴致勃勃地眺望着牛头山上的山甫公墓地山尖与牛头山山形地貌,一边询问一边观察牛头山四周山川形势、景观,啧啧称奇。认为山甫公墓地所在山地龙脉确实别具一格,气势恢宏,视野开阔,有君临天下之势,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山甫公墓地在昂起的牛头上跃跃欲飞,喝“飞天蜈蚣”非常恰当!祖先为子孙后代着想的用意非常明显,的确非常高明,必为子孙后代万世敬仰。
        对于龙脉被明朝官军破坏,其科族长【李其科,万载县白水乡永新村李氏族长,他保留着纯正的兴宁客家话。该村应该是向宁公的父亲奕先公始迁万载县的开基祖地】有独到见解;他认为龙脉被砍,只是受伤,不至于死,还可补救。
        牛头山下,骑车来吸取山泉水的人在排队等候,这引起了客人们的注意。泉水非常清澈,据称含有延年益寿的微量元素。从早到晚都有人来取水,源源不断;取水口虽不大,但取之不尽,从不枯竭。

       五、八月十七醮地日,天子墓前祭祖先
        在仰望山甫公墓地及察看牛头山周边环境的过程中,客人们表现得很兴奋,他们对地理风水也有独到见解,谈吐风生,兴趣盎然。当谈及“八月十七醮地”的相关事宜时,他们表示一定会来参加祭拜。
        在回程路上,客人们介绍说向宁公的裔孙非常齐心,他们合力新修了一座耗资200多万元的大祠堂,建造资金主要来自摊派和捐款:族中无论男女老幼(2000多人),按人头800元出资;捐款共有40多万元,村里没有大老板,大多是中小型业主。
        客人们透露,向宁公房重修的宜春市陇西堂台上《李家村记》即将完稿出版,并拟于宜春市西村举行颁发族谱大会,真诚欢迎兴宁市的山甫公后裔宗亲来捧场。客人们除了再次表示一定会来参加“八月十七醮地”外,也希望我们能与黄陂的宗亲一起到宜春市西村参加祭祀向宁公的活动。据了解,兴宁黄陂的翁公(万二郎公后裔)裔孙初步计划于今年清明节到宜春市西村参加祭祀向宁公的活动。
        对于宜春万载宗亲的热诚邀请,我感到却之不恭,但又有现实条件的考量,只能表态说尽量争取。

        我想,宗亲之间的关系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果不联系、不走动,亲也会疏远。反之,平时若多联系、多走动,即使彼此之间毫无关系,也会因相互往来而变得越来越亲近。
        唐代诗人王勃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容我套用为“海内存血亲,天涯若比邻”,这就是数百年来宜春万载向宁公裔孙的行为写照,也是我们的学习榜样。
        我相信,通过这一次不同寻常的祭祖,万二郎公后裔宗亲之间的关系必将越来越亲近!
                                             李文宏  
                       2019年3月3日(农历正月廿七) 于深圳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各位宗亲你们辛苦了
宗传老子、祠唤坡心!

TOP

各位宗亲们辛苦了
振兴中华                弘扬李氏
高祖李渊    江王李元祥后裔    陇西郡永兴堂

TOP

回复 3# 南平李方平


    谢谢鼓励!

TOP

回复 3# 南平李方平

谢谢宗亲支持、鼓励!

TOP

各位宗亲们辛苦了
李文占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世界李氏族谱全书>欢迎您的加入

请点击播放: 齐建文化丰碑 共造精神宝库 加快步伐努力完成李氏总谱的编纂工作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