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第一视频发帖必读(规则)
版主工作条例国际李氏文化经济产业发展中心李氏族谱全书专题片中国梦 民族魂 根土情 大讲堂
返回列表 发帖
契丹
唐會要卷九十六
国学导航
契丹
  契丹居潢水之南。黃龍之北。鮮卑之故地。君長姓大賀氏。勝兵四萬三千人。分為八部。好與奚鬥。死無服紀。子孫死。父母晨夕哭。父母死。子孫不哭。餘風俗與突厥同。武德二年(619年)二月。遣使貢名馬豐貂。

  貞觀二十二年(648年), 酋長窟哥等部落咸請內附。又契丹有別部酋帥孫敖曹者, 武德四年(621年), 與靺鞨酋長突地稽俱請內附, 詔令當州城傍安置。至曾孫萬榮, 通天元年(696年)中, 與妹婿李盡忠殺營州都督趙文翽, 據營州作亂。盡忠則窟哥之婿也。則天大怒。更號萬榮為萬斬。更號盡忠為盡滅。尋自稱無上可汗。以萬榮為大將。及盡忠死。萬榮領其眾。上初令曹仁師討之。全軍敗績。又令王孝傑繼之。孝傑沒于陣。攻陷冀州。俄為奚及突厥掩擊其後。張九節設伏以擊之。遂單馬潛遁。為其奴斬之。

開元二年(714年)。李盡忠從父弟失活請歸款。復封失活為松漠都督。授左金吾衛大將軍。仍於其府置靜析軍。五年(717年)十二月。以東平王外孫楊元嗣女為永樂公主。出降。失活親迎之。夜遣諸親高品及兩蕃大首領觀花燭。六年(718年), 失活卒。元宗為之舉哀。贈特進。冊立其從父弟娑固為松漠郡王。十年(722年)十一月。娑固與公主來朝。宴於內殿。及歸。娑固衙官可突于勇悍得眾。娑固欲除之。而事泄。可突于攻之。娑固奔營州。可突于立娑固從父弟鬱於為主。鬱於遣使謝罪。元宗復冊立鬱於。令襲娑固之位。仍赦可突于之罪。

至十年(722年)。鬱於朝。請婚。又封餘姚縣主長女慕容氏為燕郡公主以妻之。封鬱於為松漠郡王。授左金吾員外大將軍。兼靜析軍經略大使。鬱於死。立其弟咄於。襲其官爵。復以燕郡公主為妻。十三年(725年)。咄於復與可突于相猜阻。攜公主來奔。改封遼陽郡王。國人立其弟邵固。其冬。邵固詣行在。從至東嶽。詔授左羽林員外大將軍。改封廣化郡王。仍封宗室外甥陳氏女為東光公主以妻之。

十八年(730年)。邵固為可突于所殺。以其眾降突厥。東光公主走投平盧。詔遣使信安王禕。幽州長史薛楚玉等討之。皆不克。二十二年(734年)六月。幽州節度使張守珪大破之。遣使獻捷。敕曰。邊境為患。莫甚于林胡。朝廷是虞。幾煩於將帥。積年逋誅。一朝翦滅。則東方之蟊賊。寖以廓清。河朔之民人。差寬征戍。此皆上憑九廟之靈。下仗群帥之功。今具凱旋。敢不以獻。宜擇日告九廟。所司准式。其年十一月。幽州節度使張守珪發兵討契丹。斬其王屈列。及其大臣可突于等。傳首東都。餘眾及叛奚皆散走山谷。立其酋長李過折為契丹王。仍授特進。封北平郡王。其年。過折又為可突于黨泥禮所殺。惟一子刺乾。走投安東獲免。拜左驍衛將軍。自後與奚王朝貢歲至。蕃禮甚備。

至貞元四年(788年)。復犯我北鄙。幽州以聞。九年(793年)十二月。遣使朝貢。十年(794年)正月。遣使朝貢。其年二月敕。幽州道入朝契丹大首領悔落拽何等五人。並可果毅都尉。次首領王下詔活薛于君等一十六人。並可別將。放還國。十一年(795年)十月。契丹大首領熱蘇等二十五人來朝。

  元和元年(806年)。遣使朝貢。八年(813年)十一月。契丹大首領悔落鶻劣來朝。十年(815年)十一月。契丹遣使悔落饒等二十九人來朝貢。十二年(817年)十一月。契丹首領介落等朝貢。以告身十九通賜其貴人。

  太和九年(835年)十一月。契丹大首領二十九人來朝。賜物各有差。

  開成元年(836年)十一月。契丹大首領涅列壞等三十一人來朝。四年(839年)十二月。契丹大首領薛葛等三十人來朝。

  會昌二年(842年)九月制。契丹新立王屈戍。可雲麾將軍。守右武衛將軍員外置同正員。幽州節度使張仲武奏。契丹新立王屈戍等云。契丹舊用迴鶻印。今懇請當道聞奏。乞國家賜印。伏望聖慈允許。敕旨。宜依。仍以奉國契丹之印為文。


  奚。蓋匈奴之別種。所居亦鮮卑之故地。即東胡之界也。勝兵三萬。分為五部。每部置俟斤。風俗與突厥同。通天年(696-697年)中。契丹叛。奚亦臣屬突厥。兩國常為表裏。號為兩蕃。景雲元年(710年)。其王李大酺遣使貢方物。

  開元五年(717年)。大酺入朝。為饒樂郡王。仍授左金吾衛員外大將軍。詔封外生女為固安公主以妻之。其年。大酺與契丹首領李失活來朝。請於柳城復置營州。許之。大酺卒。弟魯蘇立。十年(722年)。詔魯蘇襲其兄官爵。又封咸安公主女韋氏為東光公主以妻之。十四年(726年)。改封魯蘇為奉誠王。後為契丹衙官可突于脅附突厥。魯蘇走投榆關。移其部落于幽州界安置。明年。信安王禕降。其酋李詩。以其地置歸義州。因以王詩。詩死。其子延寵又叛。為幽州張守珪所困。復降。封懷信王。以宗室出女楊為宜芳公主妻之。延寵殺公主。復叛。詔立它酋婆固為昭信王。仍授饒樂都督。自大歷後。朝使繼至。

  元和四年(809年)七月。奚及室韋寇振武。五年(810年)四月。幽州奏。破奚六萬餘眾。

  太和元年(827年)。其王饒樂府都督襲歸誠王梅落來朝。加檢校司空。放還蕃。五年。以奚首領索低為左衛將軍同正。充檀薊兩州遊奕兵馬使。仍賜姓李氏。八年(834年)。遣使朝貢。十一年(開成二年,837年)。遣使獻名馬。是後每歲至。至今朝貢不絕。或歲中三至。故事。嘗以范陽節度使為押奚契丹兩蕃使。自至德後。藩臣多擅封壤。朝廷優容之。俱務自完。不生邊事。故二蕃亦少為寇。其每歲朝賀。常各遣數百人。至幽州。則選其酋長三五十人赴闕。引見于麟德殿。賜以金帛遣還。餘皆駐而館之。率以為常。

TOP

室韋
  室韋者。契丹之別種。附于突厥。用角弓楛矢。尤善射。時聚戈獵。事畢而散。其人土著。無賦稅。人牽犁以種。又按隋書室韋記云。室韋有五部落。一南室韋。二北室韋。三缽室韋, 在北室韋之北。四深末怛室韋, 在北室韋之西北。五大室韋, 在室建河之南, 深末怛室韋之西北。隋書曰。大室韋之外。名字改易。不可詳悉。突厥沙缽羅可汗常以吐屯潘恎統領之。蓋並契丹之別種也。其南者為契丹。在北者號室韋。南室韋在契丹北三千里。後魏書云。自契丹路經啜水蓋犢子山。其山周回三百里。又經屈利水。始到其國。土地卑濕。至夏則移向西。貸穀久對二山。多草木饒禽獸。又多蚊蚋。人皆巢居。以避其患。後漸分為二十五部。其酋帥號餘莫不滿咄。死則子弟代之。無嗣則擇賢豪而立之。盤髮衣服。與契丹同。乘牛車。蘧蒢為室。如突厥氈車之狀。渡水則束薪為栰。或有以皮為舟者。馬則織草為韉。結繩為轡。寢則屈木為室。以蘧蒢覆之。移則載以行。以豬皮為席。編木藉之。氣候多寒。田收甚薄。無羊少馬多豬牛。言語與靺鞨相通。婚嫁之法。二家相許。婿輒盜婦持去。然後送牛馬為聘。婦人不再嫁。以為死人之妻。難以共居。部落共為大棚。人死。置屍其上。居喪三年。其國無鐵。取給於高麗。南室韋北行十一日。至北室韋。分為九部落。其渠帥號乞引莫賀咄。氣候最寒。冬則入山。居穴中。牛畜多凍死。饒獐鹿。射獵為務。鑿冰沒水中。而網射魚鱉。地多積雪。懼陷坑阱。騎木而行。俗皆捕貂為業。冠以狐貉。衣以魚皮。又北行千里。至缽室韋。依胡布山而住。人眾多於北室韋。不知為幾部落。用樺皮蓋屋。其餘同北室韋。從缽室韋西四日行。至深末怛室韋。因水為號也。冬月穴居。以避太陰之氣也。又西北數千里。至大室韋。徑路險阻。言語不同。尤多貂及青鼠。北室韋。後魏武定。隋開皇大業中。並遣使貢獻大唐。有九部焉。所謂嶺西室韋。山北室韋。黃頭室韋。大如者室韋。小如者室韋。娑萵室韋。訥北室韋。駱駝室韋。並在柳城郡之東北。近者三千五百里。遠者六千二百里。今室韋最西與迴鶻接界者。有烏素固部落。當居俱輪泊之西南。次東有移塞沒部落。次東又有塞曷支部落。此部落有良馬。人戶亦多。居啜河之南。其河彼俗謂之燕支河。又有和解部落。次東又有烏羅護部落。一名烏羅渾。元魏謂之烏落。居磨蓋獨山北啜河之側。此部落自魏大武真君四年。歷北齊周隋及武德已後。朝貢不絕。又有《冄阝》(音那, 通那字)禮部落。與烏羅護犬牙而居。又東北有山北室韋。又有小如者室韋。又北有娑萵室韋。東又有嶺西室韋。又東南至黃頭室韋。此部落兵強。人戶亦多。東北與達姤接。嶺西室韋北。又有訥北支室韋。此部落校小。烏羅護之東北百餘里。《冄阝》河之北。有古烏丸之遺人。今亦自稱烏丸國。武德貞觀中。亦遣使朝貢。其國北大山之北。亦有大室韋部落。其部落傍望建河居。其河源出突厥東北界俱輪泊地。屈曲東流。經西室韋界。又東經大室韋界。又東經蒙兀室韋之北。路丹室韋之南。又東流與《冄阝》河忽汗河合。又東經南黑水靺鞨之北。北黑水靺鞨之南。東流注于海。烏丸東南三百里。又有東室韋部落。在峱越河北。其河東南流與《冄阝》河合。

  武德八年(625年)。遣使朝貢。
  開元天寶(713-741年, 742-756年)中。每數十歲一遣使來朝。及貢貂皮等物。
  貞元八年(792年)閏十二月。室韋都督和解熱素等一十人來朝貢。
  太和五年至八年(831-834年)。凡三遣使來朝貢。九年(835年)十二月。室韋大都督阿朱等三十人來朝貢。

  開成元年(836年)十二月。室韋大都督阿朱等來朝。進馬五十匹。四年(839年)正月。上御麟德殿。對入朝賀正室韋阿朱等十五人。其年十二月。室韋大都督祑虫等三十人來朝貢。

  會昌二年(842年)十二月。上御麟德殿。引見室韋大首領都督熱論等十五人。宴賜有差。
  咸通元年(860年)正月。上御紫宸殿受朝。對室韋使。

靺鞨
  靺鞨者。蓋肅慎之地也。後魏謂之勿吉。凡有數十部落。各有酋長。而黑水靺鞨最處北方。尤稱勁捷。性兇悍。無憂戚。無文字。其畜宜豬。食其肉而衣其皮。

  武德二年(619年)。其部酋長突地稽遣使朝貢。以其部置燕州。初。突地稽朝煬帝於江都。屬化及之亂。間行歸柳城。至是通使。拜突地稽為總管。貞觀(627-649年)初。高開道引突厥來攻幽州。突地稽力戰有功。拜左衛將軍。賜姓李氏。封耆國公。尋卒。子謹行武力絕人。麟德中。累遷營州都督。右領軍大將軍。為積石道經略大使。上元三年(寶應元年,762年)。大破吐蕃眾數萬於青海之上。降璽書勞。仍賜燕國公。永淳元年(682年)卒。贈幽州都督。陪葬乾陵。

  貞觀十四年(640年)。黑水靺鞨遣使朝貢。以其地為黑水州。自後或酋長自來。或遣使朝貢。每歲不絕。其白山部素附於高麗。因收平壤後。部眾多入於中國。洎咄安居骨室等部。亦因高麗破後。奔散微弱。今無聞焉。縱有遺人。並為渤海編戶。唯黑水部全盛。分十六部落。以南北為稱。開元十年(722年)。安東都護薛泰。請于黑水靺鞨內置黑水軍。續更以最大部落為黑水府。仍以其首領為都督。諸部刺史隸屬焉。中國置長史。就其部落監領之。十六年(728年)。其都督賜姓李氏。賜名獻誠。授獻誠雲麾將軍。兼黑水經略使。仍以幽州都督為其押使。自此朝貢不絕。舊說黑水西北有思慕靺鞨。正北微東十日程。有郡利靺鞨。東北十日程。有窟說靺鞨。亦謂之屈說。東南十日程。有莫曳皆靺鞨。今黑水靺鞨界南。與渤海國顯德府。北至小海。東至大海。西至室韋。南北約二千里。東西約一千里。其國少馬。國人能步戰。士多貂鼠皮尾骨咄角白兔白鷹等。初。上謂侍臣曰。靺鞨遠來。蓋突厥服之所致也。昔周宣之時。獫狁孔熾。出兵驅逐。比之蚊蚋。議者以為中策。漢武帝北事匈奴。中國虛竭。議者以為下策。秦始皇北築長城。人神怨憤。議者以為無策。然則自古以來。其無上策乎。朕承隋之弊。而四夷歸伏。無為而治。得非上策乎。禮部侍郎李百藥進曰。陛下以武功定四海。以文德綏萬物。至道所感。格於天地。斯蓋二儀降福。以祚聖人。豈與周漢失策。較其長短哉。太宗大悅。其拂湼鐵利等諸部落。自國初至天寶末。亦嘗朝貢。或隨渤海使而來。唯郡利莫曳皆三兩部未至。及渤海浸強。黑水亦為其所屬。

渤海
  渤海靺鞨。本高麗別種。後徙居營州。其王姓大氏。名祚榮。先天(712-713年)中。封渤海郡王。子武藝。

  貞元八年(792年)閏十二月。渤海押靺鞨使楊吉福等三十五人來朝貢。十年(794年)二月。以來朝渤海王子大清允為右衛將軍同正。其下拜官三十餘人。十一年(795年)十二月。以靺鞨都督密阿古等二十二人。並拜中郎將。放還蕃。至十四年(798年)三月。加渤海郡王。兼驍衛大將軍。忽汗州都督。大嵩璘。為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司空。冊為渤海郡王。依前忽汗州都督。初。嵩璘父欽茂。以開元二十六年(738年)襲其父武藝忽汗州都督。渤海郡王。左金吾大將軍。天寶中。累加特進。太子詹事。寶應元年。進封欽茂為渤海郡王。大歷中。又累拜司空。太尉。及嵩璘嗣位。但受其郡王將軍。嵩璘遣使敘理。故加冊命焉。至元和元年(806年)。以渤海郡王大嵩璘男元瑜為銀青光祿大夫。檢校秘書監。忽汗州都督。依前渤海國王。七年(812年)十二月。遣使朝貢。八年(813年)。又遣使朝貢。十年(815年)二月。黑水酋長十一人朝貢。十一年(816年)三月。渤海靺鞨遣使朝貢。賜其使二十人官告。

鐵勒
  鐵勒者。本匈奴之別種。武德初。有薛延陀。契苾。迴紇。都播。骨利幹。多覽葛。僕骨。拔野古。同羅。渾部。思結。斛薩。奚。結阿跌。白霫等。散在磧北。皆鐵勒之部內。諸部隋大業中。西突厥處羅可汗強盛。鐵勒諸部皆臣之。後處羅徵稅無度。鐵勒相率而叛歸。及頡利政亂。皆屬于薛延陀。貞觀二十年。既破延陀。太宗幸靈州。次涇陽頓。鐵勒迴鶻。拔野古。同羅。僕骨。多濫葛。思結。阿跌。契丹。奚。渾。斛薩等十一姓。各遣使朝貢。奏稱延陀可汗。不事大國。暴虐無道。不能與奴等為主人。自死敗。部落鳥散。不知所之。奴等各有分地。不能逐延陀去。歸命天子。願賜哀憐。乞置漢官司。養育奴等。太宗以破延陀。欲遂空漠庭。見其使至。甚悅。遣黃門侍郎褚遂良引于縣廳。浮觴積胾以禮之。夜分乃已。異日。召鐵勒等並入行宮。張樂以宴之。拜為郎將。及昭武校尉等官。乃降璽書勞其酋長。及齎綾錦等。以將厚意。仍遣與乘輿會于靈州。并使右領軍中郎將安永壽往報焉。十一月。太宗至靈州。鐵勒諸部俟斤頡利發等諸姓至靈州數千人。咸請列其地為州縣。又曰願得天至尊為奴等作可汗。子孫嘗為天至尊作奴。死無恨。於是北荒悉平。太宗為賦詩以敘其事。公卿咸請勒於石。從之。二十一年正月。鐵勒。迴紇。俟利絃等諸姓。並同詣闕朝見。太宗親賚以緋黃瑞錦。及標領袍。鐵勒等睹而驚駭。以為未嘗聞見。捧戴拜謝。盤叫於塵埃中。及還蕃。太宗御天成殿。陳十部樂而遣之。麟德中。餘黨復叛。

  乾封元年三月。鐵勒道行軍大總管右武衛大將軍鄭仁泰。左武衛大將軍薛仁貴。破鐵勒之眾於天山。初。泰等將發京。內宴以餞之。積甲於殿前。令仁貴試之。帝曰。古之善射。能有穿七札者。卿且射五重。仁貴射而徹之。帝大驚賞。更取堅甲以賜之。時九姓有眾十餘萬。令驍健數十人。逆來挑戰。仁貴發三矢。射殺三人。其餘一時下馬請降。仁貴恐為後患。並坑殺之。更就磧北安撫餘眾。擒其偽葉護兄弟三人而還。軍中歌曰。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是後遂絕邊患。

薛延陀
  薛延陀者。自云本姓薛氏。其先擊滅延陀而有其眾。因號薛延陀。其風俗與突厥同。延陀乙夫缽之孫曰夷男。率其部落七萬帳。附于頡利。頡利亂。磧北諸姓多歸夷男。共推為可汗。

  貞觀二年。太宗使喬師望冊為真珠毗伽可汗。贈之鼓纛。大喜。遂建庭于大漠之北。鬱督軍山下。三年。遣其弟繞特勒來朝。上賜以寶刀及寶鞭。謂曰。汝所有部。有大罪斬之。小罪鞭之。及平頡利。夷男東反故國。建庭于都尉犍北山猶邏河之南。即古匈奴之故地。勝兵二十萬。仍立其子為南北部。太宗恐其太盛。冊其子皆為小可汗。外示優崇。實欲分其勢也。會朝廷立李思摩為可汗。處其部眾於漠南之北。夷男心不悅。

  十五年。太宗將有事太山。夷男謀於國曰。天子東封。士馬皆集。我乘此擊思摩。若拉朽耳。因命其子大度設勒兵二十萬寇白道川。詔李勣薛萬徹討之。大敗其眾。

  十六年。遣使謝罪請婚。許妻以新興公主。仍令備親迎之儀。太宗欲幸靈武以會之。夷男竟後期不至。乃絕其婚。太宗以其數與思摩交兵。乃降璽書責讓之。又謂其使曰。語爾可汗。我父子並東征高麗。汝若能寇邊者。但當來也。可汗遣使致謝。請發兵來助。太宗答以優詔而止其兵。及太宗拔遼東謝城。破駐蹕之陳。降高延壽。聲震戎狄。而莫離支潛令靺鞨誑惑延陀。啗以厚利。延陀氣懾不敢動。太宗在安市城。謂邊臣曰。以我量之。夷男其死矣。聞者莫測。俄然真珠毗伽可汗死。其少子四葉護殺其兄突利失可汗而自立。是謂頡利俱利薛娑多彌可汗。而車駕尚在遼東。邊境闕備。遂發兵寇夏州。執失思力擊敗之。多彌可汗輕騎遁走。部內騷然矣。多彌可汗馭下少恩。廢其父時貴臣。任己親暱。多所殺戮。其下不附。國中震恐。皆不自安。時太宗別令校尉宇文法詣烏羅。護靺鞨部。適遇延陀阿波設比於東境。法令率靺鞨進擊破之。阿波設謂其國人曰。唐兵至矣。其眾轉相驚擾。如是二旬。諸部大亂。多彌可汗與數十騎往投阿史那時健部落。尋為迴紇所殺。宗族殆盡。其餘尚存五萬。竄於西域。而立真珠毗伽可汗猶子咄摩支為酋帥。乃去可汗之號。遣使奉表。請居鬱督軍山之北。使兵部尚書崔敦禮。英國公李勣就安輯之。太宗謂曰。叛則擊之。勣等既至。咄摩支惶駭不知所為。潛謀拒戰。持兩端。勣因縱兵遣擊。前後斬五千餘級。虜男女二萬餘人。後咄摩支入朝。拜為右武衛將軍。及卒。太宗為發哀。初。延陀請以其庶長子曳莽為突利失可汗。居東方。所統者雜種。嫡子拔灼為四葉護可汗。居西方。所統者皆延陀。詔許之。並禮以冊之。曳莽自知非正嫡。部落又少。意常不協。性又疏擾。而輕用兵。白道之役。即曳莽倡首。拔灼二之。夷男之卒。皆來會葬。焚屍卒哭。曳莽懼拔灼圖己。先還。拔灼引兵自後襲殺之。延陀以貞觀初建衙於磧北。歷三主。凡二十年。李勣崔敦禮滅之。

  總章二年十二月。延陀部落餘眾擾亂。詔發突厥進襲。至烏羅德健山。大破之。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世界李氏族谱全书>欢迎您的加入

请点击播放: 齐建文化丰碑 共造精神宝库 加快步伐努力完成李氏总谱的编纂工作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