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第一视频发帖必读(规则)
版主工作条例国际李氏文化经济产业发展中心李氏族谱全书专题片中国梦 民族魂 根土情 大讲堂
返回列表 发帖

特别关注:在路上——7月31日

7月31日   星期二  阴天转晴天      卢氏

上午,我们到卢氏县委党史研究室见到了靳治民主任、秘书刘亚鸽,热情地为我们提供了《卢氏县革命史》和《红二十五军在卢氏》的宣传小册子。介绍了卢氏县的革命历史。正在交流时,卢氏县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大型红色文化活动策划人聂百川赶来见我们,得知我们是从大别山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走了卢氏。并邀请我们到他单位,在一起交流交流。
离开卢氏县委党史研究室,我们来到卢氏县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大型红色文化活动总指挥部。走进这里就感觉到红色文化氛围比较浓,重走红军长征路活动服装道具俱全。据聂百川经理介绍:这项活动已连续开展了几年了,且一年比一年参加的人多。既有本县的,也有外县的,还有外省来参加的。年龄最大的50多岁,最小的甚至才几岁的娃娃都参加了活动。按当年红二十五军长征的装束打扮,统一着红军军装,统一配发“武器”装备,统一食宿。完全靠两条腿,沿着当年红二十五军长征路线徒步100多里的路程,两天走完。在活动中,通过“陈廷贤为红二十五军长征突围引路”、行军路上唱红军歌曲、表演红军长征路上战斗的情景等,丰富多彩,形式多样。不仅激励了参与者,而且也教育影响了广大人民群众学习红军长征精神,继承和发扬红军的伟大光荣革命传统。在习近平总书记领导我们新时期的长征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行。为打好脱贫致富的攻坚战,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我们通过又观看了他们成功举办活动录制的影视资料片等,认为这一创新活动的开展教肓面宽,成效显著。
下午,聂百川经理又领着我们沿着红二十五军长征途经卢氏的路线,先后来到横涧乡青山村,村党支部书记李松林陪同我们一起参观了,为纪念货郎陈廷贤为红二十五军带路的雕塑群像。
陈廷贤,男,1911年11月15日出生,山西省晋城人。他就是红二十五军长征资料中记载的“河北人陈廷献” 。少时家贫曾到解州盐池做苦工,后流落到豫西卢氏县,租居县城,在一家蛋糕店学做糕点的手艺。每日肩挑货郎小担,游走四乡叫卖糕点,豫陕交界深山中的大路小径他都了如指掌。
1934年12月4日,红二十五军长征途经石庙、陶湾等地,抵达叫河一带宿营,准备经朱阳关继续西进。红军很快发现,敌人在这里设好了包围圈。前方,国民党调集一个师的兵力从开封乘火车赶赴灵宝,12月1日到达朱阳关一带堵截、设伏,身后,敌“追剿纵队”10个团的兵力,已跟踪追到栾川一带。前堵后追,红军再次陷入险境。显然,凭借武力突围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找到一条安全的入陕之路,立即把部队拉出险境。但红军人生地不熟,常受大股土匪洗劫的卢氏百姓又对“部队”充满戒心,派出的多路侦察员都失望而归。
就在红二十五军绞尽脑汁寻找入陕之策时,红军手枪团在青山村千佛窑对面丁字路口古道旁巧遇货郎陈廷贤。他告诉红军还有一条很少有人知道的入陕小道。凭借道路熟悉,消息灵通的优势,冒死带领红二十五军,攀山崖,越深沟,涉溪流,从一条敌人根本想不到的“油盐小道”冲出包围圈,直插卢氏县城附近,红军发现县城方向灯火通明,人喊马嘶远远传来。经侦察,城里驻扎着从陕州调来的队伍,准备在此堵截红军。军领导当机立断,绕城而过,寻路西进。冒着枪林弹雨,红军绕过了卢氏。当晚,红军在卢氏横涧河口的望云庵一带露宿,稍事休整。12月6日,红二十五军在陈廷贤的带领下,前往那条不为人知的入陕小路,河东村沿大路沟上,翻越大岭壕山顶。终于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之后顺利进入陕西商洛地区,开辟了鄂豫陕根据地。
临别时,红军的军领导们拉着这位货郎兄弟的手依依不舍,并送上了不少大洋。可是陈廷贤却毅然拒绝了这份谢礼。于是,程子华和吴焕先找来纸笔,写上了字,并盖上了大红印章,恭敬地递给了陈廷贤。由于陈廷贤夫妇不识字,也不敢示人,字条的内容至今也无人知晓。送别红军后,陈廷贤回到了家。当天,他给红军带路的消息就被民团知道了。
他被押到城隍庙关了整整3天,受尽折磨。对于那张纸条他知道极其珍贵,他把字条藏在了租住的土坯房的椽条小洞里。为躲避国民党的加害,陈廷贤从卢氏逃回了山西老家。抗日战争中,日军攻陷卢氏,这张字条和陈廷贤租住的老屋,一起毀于日军空袭轰炸中。 
1947年,人民解放军首次解放卢氏县城,不久撤离。陈廷贤不怕危险,为人民解放军保存布匹等军用物资。
解放后,陈廷贤在卢氏县副食品公司门市部当售货员。1957年因入党交心讲起曾为红军带路,文革中因此遭受迫害,被诬为“编造历史”。1984年1月去世,陈廷贤被安葬在县城东北虢台庙。1996年,中共卢氏县委、卢氏县人民政府专门为这位货郎立了一块墓碑,墓碑刻着红五星,碑文铭刻了陈廷贤的功绩。
1985年,中央军委派人到山西、河北、河南遍查,最后,在卢氏获悉他去世的消息。
陈廷贤事迹载于《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短短300字记录了他帮助红二十五军长征脱险的史实。陈廷贤作为普通百姓被载入军史,堪称“军史布衣第一人” 。
随后,我们沿着西行的山路,走进双龙湾镇龙驹村,党支部副书记郭天容为我们盖了章。这条街呈东西走向,街两面的房子都已是现代火柴盒式的门面房了。在街东头与公路叉路口处,竖立了一座红二十五军龙驹街战斗遗址纪念碑,对面悬崖上刻着:“红军长征纪念地”。据史料记载:1934年12月6日黎明,红二十五军翻越百盘岭和蚂蚁岭向龙驹街挺进,当地保安队凭险阻挡。被红二十五军政治部主任郭述申亲率的两个尖兵连勇猛出击,拔掉匪巢,打死一人,活捉七人。红军继续前进。当晚至黑沟、徐家湾一带宿营。
考察了龙驹街,沿路来到双龙湾镇委。镇党委书记李清东、镇长钱建波分别接待了我们,并作了简短的交流,为互不影响工作,辞别后,我们继续西行。来到河东村红二十五军长征宿营地,在街的西头河北岸上竖有:“红军宿营河东纪念碑”。在碑的西边不足五十米处有座菩萨庙,是后来在原址上重建的。门口旁立有纪念碑。1934年12月6日,红二十五军长征进抵黑沟一带宿营,其一部宿营河东,厉兵秣马。翌日晨,宰土豪刘清和肥猪犒师。红军曾于马蹄窝石璧题诗:民国世事不太平,东山有战西动兵,要得黎民把福享,遍地瓜落满地红。百姓皆称红军乃穷人队伍,莫不肃然起敬,视如亲人。1986年8月,双龙湾镇河东村群众为纪念红军,自筹资金,竖起“红军宿营河东纪念碑” 。
我们来到官坡镇,它座落在一座大山东侧。官坡街镇属南北走向,街长近二里地。在一进入该镇的一条河的西岸桥头,就看到了竖立的一座纪念碑。这里就是红二十五军长征途经官坡战斗遗址。1934年12月7日,红二十五军长征主力由陈廷贤带路经前虎峪、后虎峪翻过大夫岭,出茄子河,经香山庙往官坡前进。官坡民团发现红军后,即鸣枪四散逃窜。红军在官坡稍作休整,便直奔兰草街。
另记载1935年7月,红二十五军主力长征后。新组建的红二十五军七十四师继续开展游击战争。1936年11月,红军七十四师激战官坡,歼灭国民党保安团一个加强连,缴获步枪一百三十支、机枪两挺,歼敌一百七十多人。师长陈先瑞率七百多将士转战豫陕边,长达两年之久,为巩固鄂豫陕苏区做出了重大贡献。抗战爆发后,红七十四师撤离卢氏,奔赴抗日前线。
离开官坡镇,往西走一路爬山,路陡,弯多,且急。但路面平整。爬上凤凰山顶,这里新建了红军广场。巨大的红旗雕塑迎风招展的立体感特别强,它是红军广场的主题标志。在这里我们见到卢氏县水电公司的员工,向他们发放宣言书,宣传了红二十五军辉煌的历史。稍作停留后,我们就往兰草村赶。卢氏县官坡镇兰草村是西部最边缘的一个村(街),与陕西接壤。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赏景逛街,径直先来到村文化广场。这里建有一座雄伟高大的“红二十五军长征纪念碑”。此时,有不少青少年在纪念碑下学习,在进行红色革命传统教育。
随即,我们向街里的列宁小学走去。校园内现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关公庙,它就是八十四年前,1934年12月7日晚,红二十五军长征途经这里,部队在兰草一带宿营,鄂豫皖省委、红二十五军军部就设在兰草街关帝庙内。我们从外表上看,它是一处规则的四合院。因大门紧闭,只能在院外记录外观。这处革命的旧址,现已被列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并且被中共中央党校、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共青团中央、全国红军小学建设工程理事会等单位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最后,我们来到红二十五军入陕处一一铁锁关。豫陕边境上的铁锁关,它位于官坡镇兰草街西箭杆岭岭脊,海拔1007米。距卢氏县城100公里。这里群山环抱,森林茂盛,景色优美。西与陕西省洛南县交界。铁锁关地势险要,是豫西通往陕南的必经之路,宋代就有驻军设关防守。1934年12月8日,。红二十五军先头部队从兰草直扑豫陕边界的险关一一铁锁关,经激战,守关陕军败逃,红二十五军终于打开了进入陕南的要道。彻底撕碎了蒋介石欲将红军歼灭于卢氏群山的合围之网。为红二十五军带路人陈廷贤就是在这里与红军依依告别,返回家中。作为一名为红二十五军立了大功的普通群众,他的功绩已被郑重地载入红二十五军辉煌的史册,成为卢氏人民的骄傲。
晚上,我们随同聂百川经理来到卢氏县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大型红色文化活动总指挥部。他向卢氏县老促会会长彭修身、卢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武金钟、为红二十五军带路人陈廷贤的孙子陈晶等介绍了我们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来到了卢氏县。大家纷纷聚集到了这里进行了座谈。我们向同志们介绍了大别山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历史;红二十五军创建后的战斗历程、红四方面军西征后,红二十五军的重建、红二十五军遵照中央的指示长征。以及我们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的一路情况。最后,我们也谈到了卢氏县积极组织开展红色文化活动,激励广大人民群众努力奋发向上的精神。表示赞赏。
对如何更加深入地开展好红色文化活动,促进县域经济的发展,社会的文明进步。我们也做了一些积极的探索和建议。例如,在红军战斗遗址、革命旧址和一些革命纪念地建立纪念碑和纪念标志。我们认为不宜千篇一律的统一种模式。红军长征沿途各地,要认真结合自己当地的民族、习俗、历史的事件等因素。建立不同形式的革命纪念碑、纪念标志,以达到更好宣传教育广大人民群众的效果。如果都建成统一的一种纪念碑和纪念标志模式了,那么今后只去一个地方参观学习就行了,其它的地方就不用再去了。为什么?都是一样的建筑纪念标志了,千篇一律类雷同了。所以,各地建红色革命纪念碑、纪念标志形式多样化好。受到了同志们的一致称赞。
彭修身会长、武金钟会长兼秘书长也向我们介绍了老促会的工作情况,以及卢氏文化。对老促会积极围绕开展、服务、指导、协调卢氏县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大型红色文化活动,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我们表示了祝贺!对老领导、老同志退而不休,发挥余热,为促进卢氏县经济发展,社会文明进步。做出积极贡献的彭修身会长、副会长兼秘书长武金钟表示祝贺!祝愿他们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在积极发挥余热的道路上,再立新功!
回到住处已是夜里十一点了。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二位老党员弘扬红二十五军长征路精神,重走红二十五军长征路..
传承红色家风,向他们学习!向他们致敬!
recover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世界李氏族谱全书>欢迎您的加入

请点击播放: 齐建文化丰碑 共造精神宝库 加快步伐努力完成李氏总谱的编纂工作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