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第一视频发帖必读(规则)
版主工作条例国际李氏文化经济产业发展中心李氏族谱全书专题片中国梦 民族魂 根土情 大讲堂
返回列表 发帖

【温陵名人府】“沙堤传芳”故事背后的宰相李文会

李文会为惠安小岞人,南宋初官至枢密院参知政事、四川制置使;与当时的主战派、主和派皆有摩擦,故备受排挤,仕途起伏较大;为相时返乡,官民共筑沙堤相迎,由是美名流芳,族人遂奉“沙堤传芳”为堂号

res_19_01_attpic_brief.jpg
2019-5-17 14:28

本期人物简介

李文会:字端友,惠安小岞人,宋时官至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即副相),是惠安古代历史上唯一的宰相。


核心提示

南宋初,时局动荡。高宗虽称帝,偏安南隅,但朝野中以“迎回徽宗、钦宗二圣”为目标的大有人在,这使得高宗心悚不安又难宣于口。议和派、主战派、中立派此时轮番登场,互为掣肘,令政坛充满变数。恰在这一时期进入南宋权力中心的李文会,感受到了多舛命运迎面吹来的彻骨寒风……

□本报记者 吴拏云 文/图


2.jpg
2019-5-17 14:33


筑堤迎相轰动一时

“曾闻沧海变桑田,七里湖中信有然。自昔秋盈千涧水,从今春到万家烟。东西往来通车马,南北纷纭起市廛。共筑沙堤迎宰相,亦应遗迹记前贤。”这是清代时,惠安庠生刘文元在途经净峰至小岞间的“七里湖”旧址时所作的诗句。


10.jpg
2019-5-17 14:34


记者最近再访惠安七里湖遗址。谁曾想到,如今这繁华集市、纵横道路以及一片辽阔的田野,原本竟是碧涛荡漾的七里湖。不过,这一切变化归根究底还得从南宋宰相李文会返乡那时说起。早在南宋时期,惠安小岞仍是一个“孤悬于海”的小岛。据说,小岞与大陆间相隔有七里之遥,两者之间原由一段半月形海滩连接,此半月形地带即谓为七里湖。不过,七里湖虽名为湖,实则外通大海。每日潮涨,咆哮的海水便会淹没那浅浅的海滩,两岸行人过往全得靠舟楫载渡。

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年)秋,李文会以参知政事(即副相)身份省亲返乡,这在惠安引起轰动。据惠安县李文会历史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李银土介绍,当年为迎接李文会荣归故里,惠安地方官府发动民众挖掘当地凤山(位于今净峰镇境内)的沙土填于七里湖内,筑起一道宽阔“沙堤”,以便于车马通行。这条跨海的沙堤筑成后,长约7里,一端连接净峰,一端系于小岞。沙堤上古有渡头宫、渡头亭与下马碑等物。“下马碑上世纪末还在!”据李银土、李文承等老人回忆,下马碑十分高大,碑上大致书有“官员人家,至此下马”等字样。惜今渡头亭、下马碑皆已湮没无踪。渡头宫今位于净峰镇山前村内,宫中现有碑记载称,该宫建于明洪武九年(1376年)。不过,李银土、李文承等人表示,渡头宫实则始建于南宋,最早的渡头宫约毁于宋末元初。后又于明洪武九年重建,村人在宫庙内奉祀起沈、林、庄三位明臣(又称三王爷),因而人们误以为渡头宫的历史始于明洪武九年。渡头宫大门迄今保留对联“渡通岞峡安登岸,头举桑田莫问津”。


5.jpg
2019-5-17 14:35


2.jpg
2019-5-17 14:36


1985年重印的《惠安县志·宋·卓绩》载曰:“李文会,字端友,小岞人。建炎二年(1128年)进士,拜殿中侍御史,历中丞、佥事枢密院兼参知政事,谪江州。复龙图阁学士,四川制置使。归乡,人筑河堤迎之……”明嘉靖《惠安县志·卷之十三·人物》则称:“是时李文会以故执政还乡,有司沿海筑沙堤以迎之。”宰相李文会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七里湖的命运,这个半月湖至此被填成陆路,后来更是渐渐部分成了集市,部分成了农田,部分成了通行的大道。由于这条跨海沙堤驰名遐迩,李氏族人倍感荣光,于是便以“沙堤传芳”作为小岞李氏的堂号,世代相袭至今。


3.jpg
2019-5-17 14:36


QQ图片20190517112458.jpg
2019-5-17 14:37


政界红人立场微妙

李文会可以改变七里湖的命运,但却难以改变自己随波逐流的命运,那也是南宋初多数文武官员共同的命运。

南宋之初是个十分压抑的年代。宋室南渡后,宋高宗赵构虽得以登乘龙座,但整个国家却陷于病恹恹的状态,百姓惶恐,经济不景气,军队各自为战,不少王公大臣心怀鬼胎。高宗一方面担心金国放还徽、钦二宗会使自己的帝王梦破灭;另一方面又怕一旦战胜,会造成武人跋扈,自己控制不了局面,故尽量避战,专心媾和。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惠安小岞人李文会登场了。李文会生于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他出身寒门,自幼好学诗赋,饱览典籍,“思研经学,多有训解”,为科举考试做足了准备。建炎二年(1128年)李易榜,李文会名登科甲。当时,南宋从中央到地方,人才严重短缺,大批进士被选入朝官。李文会在中进士后,也先后历任秘书省校书郎、左奉议郎、左朝奉郎、左宣教郎等职。不久,金兵攻破扬州,高宗逃往杭州,后又一路逃至温州。这段时期,李文会始终追随于高宗左右,算是做到了“不离不弃”,这也引起了高宗对他的关注。

而后数年间,宋金打打停停,战事胶着的同时,和议之声也从未断绝,因为双方的国主都已倦于战伐。宋朝方面急于营建自己坍塌的皇家领地,而金国则忙着要戡平内乱。绍兴八年(1138年),两国终于达成和平协议,南宋也定都临安(今杭州)。然而,和局迅速被打破。金国不久发生政变,废约再度侵宋。为了第二次议和,绍兴十一年,秦桧、万俟卨等人设圈套以“莫须有”之名杀害了岳飞父子,促成和议后,南宋实权落入秦桧之手。秦桧收揽奸佞多年,为架空高宗、独掌朝纲,他甚至还收买了赵构身旁的内侍以及御医王继先,利用他们窥伺高宗的举动。高宗对此并非全然无察,因此也暗中培养起自己的“得力助手”,李文会便是其一。

早在宋金第一次和议时,李文会处身中立,既不献媚于议和派,也不力顶主战派。恰是他这样的立场,合了高宗的胃口。据宋代史学家李心传著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绍兴十二年(1142年)四月,李文会由左宣教郎升授监察御史,并且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又升为殿中侍御史。再过数月,又被擢为侍御史,完全成了高宗的“贴身秘书”了。到了绍兴十四年(1144年)春,李文会一跃而成御史中丞,成为政界红人。《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2》载曰:“(绍兴十四年)癸酉,侍御史李文会试御史中丞。”李文会升职速度之快,简直可以用“火箭升空”来形容了。

从绍兴十二年到绍兴十四年,李文会既揭发前闽县知县李汝明受赃贪污,淮南转运判官张祁治狱不当,右宣教郎、签书江阴判官厅公事蔡楶违法乱纪,又弹劾了洪皓、魏良臣、王晞亮、何麟、高闶等主战派,同时也弹劾了议和派的万俟卨、万俟止、勾龙庭等。可以说把主战派和议和派都给得罪了。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2》载:“(绍兴十四年)中书舍人兼直学士院刘才邵、祠部员外郎王观国并罢。御史中丞李文会论二人皆以附万俟卨为腹,心中怀异意,自作弗靖,若久在朝必害至治。乃以邵知漳州,观国知邵州;军器监陈康伯权尚书吏部侍郎,尚书左司郎中李若谷权工部侍郎,以将出使也。”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李文会在将刘才邵、王观国等万俟卨的心腹驱逐出朝堂的同时,也举荐了主战派的陈康伯、李若谷。不难发现,李文会当时的立场确实十分微妙。


4.jpg
6.jpg
1.jpg
QQ图片20190517115109.jpg
14.jpg
3.jpg
11.jpg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宦海浮沉几多感慨

在出任侍御史时,李文会曾随高宗外出视察钱塘江,并向高宗提出治理钱塘江水患的建议。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9》载,当时钱塘江石堤已圮,原本设有“捍江兵”2000人,专门用来“采石修堤”,可惜后来身体强壮的“捍江兵”都被摊作他用,剩下的人数不足十分之一。由于人手不足,一旦遇上大潮,堤岸就岌岌可危。李文会明白江潮无常又无情的道理,于是“乞招补捍江兵,仍稍增其数,使专采石修堤如曩制”,他向高宗请求补充“捍江兵”,并向以前一样安排他们采石修堤,以使潮水不会成为“祸水”。高宗采纳了他的意见。据说,李文会还亲自指挥督建江堤,如今这古迹工程犹存。

据原惠安县政协文史委员会成员李常青介绍,身处浊世,李文会也时刻注意保护忠良。据《林泉野记》载,李文会出任侍御史的时候,一日误听流言的好友、秘书省正字黄公度寄信给他,劝他不要站在秦桧等议和派的立场,并称如果坚持议和,今后恐被写进野史而受世人讥讪。早被高宗掣肘的李文会有苦难言,但他自始至终没有把这封攻击秦桧的信交出去,保护了黄公度。晋江人王文献也是李文会好友,王文献因为进《司马法》注疏,攻击秦桧,而被捕入狱。李文会闻讯后,通过左朝奉大夫龚宽把王文献救出,“令放编置人王文献自便”。

由于得到高宗信任。绍兴十四年(1144年)五月,李文会拜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即副相)。这一年,海寇朱明猖獗,言官向高宗建议“以贼舟所有物赏将士之立功者”,以此鼓励将士擒捕朱明。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2》载,“高宗谓大臣曰,此良法也”。这时身为签书枢密院事的李文会,为分裂朱明部下,“又请张皇榜、立重赏,许其徒自相捕”。这样一来,没过几天,朱明便率众投降了。

秦桧“阴险如崖阱”,他在为相时,绝不容第二人插手干政。李文会出任副相,危及其霸权,秦桧又怎能容他?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载,绍兴十四年十二月,在秦桧的操纵下,殿中试御史汪勃、右正言何若一起弹劾李文会“俭邪害政”“枭心虺志,无所不为”。两人在劾疏中称李文会“自登言路,每论一人,必遣家仆密送于门外,曰此出上意”,隐晦地指称李文会是高宗的亲信。如此一来,封住了高宗的嘴,使他无法庇护李文会,以此达到弹劾的目的。《宋史·卷30》载:“丁酉,李文会罢,寻责筠州居住。”汪勃、何若弹劾成功,李文会遭罢相。

南宋学者吕中的《大事记讲义》记曰:“自如渊擢中丞,而巫及郑仲熊、李文会之徒,除授悉由密启,欲窜逐诸贤,则使之露章而论其罪,欲斥去执政则使之弹击而补其阙,而台谏之摧在桧矣。”披露秦桧为饱权欲,密令爪牙弹劾郑仲熊、李文会等人。

李文会罢相后,先以左朝奉郎身份提举江州太平观,绍兴十五年(1145年)三月又遭秦桧、杨愿等人攻击,再降职为左奉议郎,迁居筠州(今江西宜春)。绍兴二十年(1150年)八月,又被移至江州(今江西九江)居住。在宜春和九江,李文会平静生活了近10年,他潜心研究经学,著有《金刚经注》和《三教通谕》。

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秋七月,李文会又被起用,出任四川遂宁知府。当时遂宁发生水灾,灾后经济萧条,窜死相继。李文会到任后,一面组织灾后重建,一面组织招收邻近州郡流民及本籍农家子弟,使户口迅速增加,农业耕作迅速恢复,社会逐渐趋于稳定。翌年,李文会调任泸州知府,他在泸州改革边备,用少数民族官员管理少数民族的方法,化解了当地的民族矛盾。

几经仕途沉浮,李文会颇多感慨,但这也成就了他阅历丰富。在泸州任内,他撰写《中兴十要》呈报朝廷,就当时南宋王朝的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等十个方面作了深刻的分析和阐述,提出兴利除弊的措施和思路。

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十一月,秦桧病死。不久,李文会复龙图阁学士知潭州。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七月,李文会又升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成都府。可见高宗对他依然寄予厚望。

当时四川各州县税赋偏重,李文会向朝廷上书请诏,免除了几个州县拖欠的税款。“诏荆南、襄阳、光随州、安丰军,合起内库钱帛,自绍兴十四年至今蠲之。”此举大大减轻了州县民众沉重的税赋负担。四川双流知县冯邦光、安岳县知县张宁贪污腐败、民愤极大,还有秦桧余党、成都府路转运判官王扬英“贪冒苟得”,都被李文会一一治罪法办。以前,四川各郡守官员公差、私差出门都用车、船作交通工具,政府每年为此承担大笔开销。李文会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后,上奏朝廷,要求立法予以取消,并带头以身作则,足显自律。


史迹犹存故里遗风

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八月,李文会病卒于成都任所,谥靖节。其墓葬位于惠安县三十二都二甲虎母山(今惠安东桥镇衍海村内墓自然村),俗称“丞相墓”,地名叫“李墓”。李文会有三子:长子李观民、次子李天民、三子李莘民(李三官)。李天民后裔李沾曾于崇祯九年(1636年)知惠安,并至小岞寻根,立“东里遗风”坊。《惠安县志·卷21》载:“李沾,江南松江进士,明崇祯九年涖惠。”李莘民则居住于小岞后内,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恩封荫被授赠左中奉大夫。

李文会故居位于今小岞镇后内螺山之南坡,据说原为李氏祖宅,始建于北宋熙宁年间,后在南宋绍兴十二年至十四年(1142—1144年)扩建为府第,有七进之深。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地处沿海地区,建筑历年遭受海风侵蚀、台风破坏,七落府第惜乎无存。据惠安县李文会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李玉昆介绍,在1997年由小岞乡贤李仲明先生组织带动下,李氏族人重修了李文会故居,并将其当成李氏宗祠。现如今这座宗祠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大殿神龛内有李文会塑像,殿正中高悬“龙图贤相”匾额。四周还有“明经进士”“齿德流芳”“海嵩明臣”诸匾,展示了李氏家族的显赫族史。

据李银土、李常青介绍,李氏宗祠的西侧还辟建了一座李文会历史纪念馆,由上下两落构成,展示历史遗存下来的与李文会相关的部分重要历史文献、历史文物、实物构件等。据介绍,李氏素有“诗礼传家”的传统,在明代这里就曾开设有“后里社学”。小岞李氏的族谱为民国手抄本,不过由于年湮岁久,族谱中佚失的部分不少,特别是历史人物传略等,皆难再觅。

当年李文会以宰相身份返乡时,曾赋诗曰:“龙楼凤阁九重城,新筑沙堤宰相行。我贵我荣君莫羡,二十年前一书生。”(见《惠安县志》)

李常青表示,李文会留下的诗词不多,在一些文献中尚存十数首。流传较广的如《游紫阳山》:“林外轻风帽轻斜,客衣尽染紫山霞。等闲检点春多少,墙角蔷薇几树花。”此为绍兴十四年李文会陪高宗皇帝游紫阳山所作。元至正年间,著名诗人萨天锡到泉州任职时,见到李文会的这首诗,于是依韵作《草萍驿和李执政》一首:“芙蓉湾湾绿阳斜,吹笛何人隔彩霞。惊起沙头双翠羽,衔鱼飞上刺桐花。”

李文会所处的年代是一个历史的承转期,一边要面对连天烽火,一边还要注重民生、发展经济,在王朝残梦之中,要想舒展自己的宏愿大志着实不易。李文会在生涯后期曾恬淡地写道:“众生之心,本无所住。因境来触,遂生其心。不知触境是空。将谓世法相实,便于境上住心。正犹猿猴捉月,病眼见花。”这倒像是窥破了某些人生哲理吧。


摘自:福建省《泉州晚报》

【温陵名人府】“沙堤传芳”故事背后的宰相李文会


TOP

返回列表

站长推荐 关闭


<世界李氏族谱全书>欢迎您的加入

请点击播放: 齐建文化丰碑 共造精神宝库 加快步伐努力完成李氏总谱的编纂工作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