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直接进入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李氏网 >> 国际李氏书画院 >> 浏览文章

江淮书画院院长李正拜会“龙”县长李春恩

作者:李氏网 来源:李氏网 更新时间:2014年04月15日 点击量:

点击浏览下一页
 

李春恩 1953年4月生,信阳市平桥区政府常务副区长,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研究员,世界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河南分会会员,鸡公山中外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主要著作:《龙之魂》(湖北美术出版社1995年3月出版发行)、《凤之灵》(河南美术出版社1997年10月出版发行,获国家专利)。书法作品入编《中国书法选集》、《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模大辞典》、《中华人物辞海·当代文化卷》等,中央电视台的"祖国各地"、"中国报道"、"海外新闻"、"东方时空"和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曾多次对其进行专题报道,国内外数十家报刊介绍其书法艺术、被誉为中国有个"龙"县长的称号。小说作品《醉仙》、《旱魔》、《野情》分别发表在《当代作家》、《清明》、《莽原》,并获《当代作家》、《莽原》举办的全国微型小说三等奖并入编香港神州出版社主编的《中国大陆微型小说家代表作》。

《李春恩县长笔记》序言
周百义
春恩是县长,准确地说,是李副县长,管常务的副县长。但春恩是我的同窗,三十年前读师范时的同班同学。同班同学不下三四十人,来往如春恩这般密切者不多。原因在于春恩喜欢舞文弄墨,与我是同好。写小说,写散文,诗词也获了几个奖,但我以为春恩的文章还有待提升,可他的书法却是独辟蹊径,把个“龙凤”二字写得上天入地,最后进了中央电视台和凤凰电视台,弄得整个世界都知道大别山里有个“龙凤县长”。
文人无行,这不是贬义,实际上是夸奖,你想文人循规蹈距还是个文人吗?何况当了县长还又是文人,更是异想天开。再何况春恩性情中人,历来我行我素,一副名士范儿,颇有魏晋风度。应当说,这本自传体的《县长笔记》,活脱脱地勾勒出了他大半生为官为文为人的行状。
春恩的性情,上世纪80年代上师范时已见端倪。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上课,念错了一个字,并且不接受学生的当面指正,当班长的他意气风发,言我等被“四人帮”耽误多年,再不能被这种工农兵学员出身的教师给害了,于是洋洋洒洒上书万言给校长大人。我等一应同学都欢呼他是个汉子敢于担当,结果呢,女老师极不情愿地换了,他这个班长也不明不白地给撤了。后来,春恩仕途上几上几下,一会儿直上云霄,鲜花着锦,一会儿又嫦娥冷宫,狗尾续貂。眼看他一落千丈,躲进小楼成一统,突然又鱼跃龙门,再肩重任。就在他一帆风顺,渐入佳境时,他却挂冠而去,从众人挤破头的官场躲到金牛山上做闲云野鹤。今天来看,青春年少时的春恩骨子里已经有了叛逆的因子。
所以春恩被大多人视为官场另类。我与春恩同在一个县委大院里共事时,办公室副主任的他发起的“开水革命”和“杀鸡行动”的风暴我已领教。是时他常常用嘴斜叨一个紫砂小茶壶,个子并不伟岸的他踱着方步,指点着县委大院里的种种乱象。今天来看这种“玉宇澄清万里埃”的改革只是隔靴搔痒,但这场小小的变革却给他带来并不正面的群众印象。后来他果然去了一个乡镇做了八品芝麻官,好在他苦干了几年,又一下子高升到邻县做常务副县长。这常务权倾一时,管人管财,相求者如过江之鲫,可这春恩也不珍惜。他不吃请,也不请吃。据说下属来请示工作,他站着听,人家站着汇报。每天上午十点,他锁门外出,不是会文友,就是在家写小说、研习书法。到了晚上,电话线一拔,任谁天王老子也不接待。当然,这是夸张,反正他不习惯繁文缛节,文山会海,特别是让领导不高兴的是他敢当面顶撞,这不谙中国官场的七品芝麻官结局可想而知了。
春恩书法颇有功底,后来专习龙字,又习凤字,书出了,专题片也播了,后来据说又迷上了收藏。某一日,他来汉找我,身后跟着一妙龄女子。这女子手中拎着一个漂亮的木箱子。木箱子轻轻地放在我的茶几上,春恩上前小心翼翼地打开,只见里面一色明晃晃的青花瓷器。据他介绍,是明代瓷器。瓷器如此完好,皆因深埋土中。反正,寻宝的过程扑朔而又迷离。我对瓷器的鉴赏是外行,便请属下美术出版社的一位资深编辑来。这编辑用眼一瞥,再拿起一看,便轻轻放下。请我到室外,问是说真话还是假话。真话是此批瓷器乃当代景德镇的大路货。春恩半信半疑,带着据说是秘书的女子又赶往景德镇请人鉴定。后来,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一位到过春恩家的校友告诉我,春恩收藏的瓷器,百分之九十九是赝品。但春恩乐此不疲,据说手头十分拮据,仍四处筹款,除了瓷器,另外还收藏了几百尊佛陀头。
去岁寒冬某日,春恩电话我,说正在拍电视剧,希望要出本同名的书。今岁江南草长莺飞时节,春恩仍由那位女友陪同,送来了已打印好的九本厚厚的《县长笔记》。说是“笔记”,其实是他的自传,或者说是回忆录。从他出生写到现在,类似于“追忆逝水年华”。春恩的文字一如其人,喜怒哀乐,皆形于外,不贪功,不讳过,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可谓“文如其人”。春恩是五十年代生人,他的一生的经历,是中国社会发展的缩影。其少时家境贫困到揭不开锅,六十年代大饥荒差点成为饿殍,改革开放后蒙邓公改变了命运。但他对过往的时代毫无怨言,住在别墅中的春恩至今还怀念以至向往那种清贫生活——当然,我很佩服春恩朴素的无产阶级感情。也许,作为曾经的县长,春恩看多了市场经济时代沾满铜臭的金钱崇拜,看多了时下官场不洁的肮脏内幕,他才愤笔疾书,撕开这个大时代中小小的一角。于是,经过他数载的辛勤耕耘,就有了我们将要看到的这本书和据此改编的电视剧。我相信,这本记载着这个时代发展变迁和众多人物命运的“笔记”,不仅具有丰富的史料价值和认识价值,而且还会带给读者忍俊不禁的阅读体验。特别可贵的是,春恩尽管与我等已两鬓斑白,但他志存高远,计划庞大。我相信他退休后续写的下一部“平民笔记”,应当会比现在更加生动和精练,也更能准确地反映这个飞速变化的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