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李氏网 >> 李氏资讯 >> 宗亲风采 >> 浏览文章

光禄吟台玉尺山房李氏世家

作者: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7年05月21日 点击量:

点击浏览下一页

李拔可扇画

点击浏览下一页

光禄吟台公园

民国时期,上海商务印书馆的著名“四老”之一李拔可就出在这个世家。他是“船政之父”沈葆桢的外曾孙,其祖母沈怀印在母亲的怀里就经历了“誓守广信”的苦雨凄风。

光禄吟台玉尺山房李氏“先世家闽之石壁村,迁居会城”。盐帮富户

李翼禧,字研畬,人称善人李四爷,李作梅之父。乐善好施闻于乡里,主西路盐帮时,曾延郭柏苍为助。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郭有“李研畬招游武夷山备百金沿途款接,八月二十五日道出北津”诗,便是往西路盐帮引地途中所作。李家又曾将文儒坊北云闲堂(枕石草堂)赠予郭氏。

清道光年间,叶敬昌居玉尺山房,曾邀林则徐放鹤。时过境迁,迄至同治年间,玉尺山房盐帮叶氏亏负,便将住宅让售与李作梅。

李作梅(1827~1881),字子嘉,监生出身,候补员外郎。掌闽省西路李玉成盐帮(璧金馆),家资殷盛,建家祠于乌石山白水井。既主玉尺山,不忘风雅,方李氏盛时,“陂塘林麓,邃房轩台,宾客华盛,咸有记述”(林琴南语)。光绪七年(1881年)五月李作梅在世时,盐帮被璧金馆出官郭柏苍接手,玉尺山房也尽典卖给郭家。

李端,李作梅之子,字康侯,沈葆桢长女婿,配沈葆桢长女怀印(1856~?)。《沈文肃公牍》中有多封“致李康侯馆甥”的信札。李端授江苏候补道,为人长厚,喜读书,因久困于科名,后来抑郁而殁。其生两个孩子:长宗言,次宗袆(同怀兄弟)。“二难”兄弟

李宗言(1857~1917),字畲曾,号粗巢,晚号偿园。幼力学,清光绪八年(1882年)壬午举人,例授户部郎中。光绪十八年(1892年),改江右知府。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摄广信知府,曾为外祖父沈葆桢治。因念林夫人当年据井自誓,奉母官舍,乃名井曰“誓井”,号堂曰“宝井堂”。宗言清廉自矢,衣食未尝逾度。守广信时,在官通简,不尚钩摭,善断冤狱,曾平反铅山冤案,并奖拔知名人士。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因舅氏沈瑜庆任江西布政,回避,改安徽、升道员。在郡休假时,常雅集流觞题咏,辑其文为《守信录》。他为诗喜李义山,于清初诸老中取陈元孝、吴梅村、宋荔裳,故居玉尺山房,其父祖手遗藏书丰富,及至书画联楹,宗言守之勿失;后因历官江西、安徽等省,辗转迁徙,仅余十之二三,藏书印有“李宗言金石经籍图章”。宗言晚年,随子避居京师,遂卒,林纾为其撰墓志铭。他著有《玉尺山房诗稿》,生三个孩子:长宣璋,知县;次宣威,部主事;三宣倜,陆军少将,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李宗袆(1857~1895),名恪,又名向崇,字次玉、佛客。少喜填词,家富藏书,与兄宗言有“二难”之目。宗言治举业,掇科第;宗袆治辞章,攻诗词、著述。两位兄弟倡立诗社——福州支社,常邀林纾、陈衍、沈瑜庆、郑孝胥等在光禄吟台聚集。宗袆,光绪壬午举人,独喜为高寒疏俊之行,布袍蹑履,放浪山水,见者不知其贵子弟也。李氏鹾盐业淹南平、瓯宁、建阳、崇安各县,建溪房村有西路盐帮设关查验处。宗袆因有武夷之游,得诗一卷;后盐荚拆关,家道中落,出游江南,客南皮幕府。官候补员外郎,曾捐资赈灾,未及上闻,卒于官邸。他著有《双辛夷楼词》《零鸳词》,其子为宣龚。

“商务四老”

李宣龚(1876~1952),字拔可、观槿,号墨巢,宗袆子。其家盛时,营园于光禄坊玉尺山房,后迁南营。少负诗名,与林旭为文字至交。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甲午举人,父卒,荫授内阁中书。戊戌变法,有《哀暾谷》诗一首,情文兼至;并助义仆朱德贵殡殓林旭遗体,亲为营葬,后又为林旭刊刻诗集。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奉派留学日本。回国后,协理苏州农工商局,以振导工业、疏达商情为本。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出宰淮安府桃源县、泗阳县,候补知府,兴学重农,发展工交,有政声而不媚上。江苏布政使樊增祥重其才,檄署上元(今南京)令,拔可以体弱辞,遂补湖北候补知府。民国时期,入商务印书馆,初任编译所编辑,嗣被选为公司董事。在馆数十年,亲自校勘珍册秘籍与主持刊刻新书无数,皆享誉士林,与张元济、鲍咸昌、高凤谦,被胡适称为“商务四老”。拔可喜收藏,能诗,亦工书法,又创立华丰搪瓷公司、龙华水泥厂,新中国成立后病卒于上海。他著有《硕果亭诗集》《诗续》《墨巢词》《词续》及《硕果亭文剩》等行世。其配江氏,继金氏,生二女:长昭实,适王氏;次昭质(?~ 1921),殇。嗣子功受。

李慎溶(1878~1903),号墙蕉 ,宣龚妹,适孙氏,善词,所填《蝶恋花》一阕,有“飒飒墙蕉,恐是秋来路”之句,当时传诵,称之为李墙蕉。其词作收入《小檀栾室闺秀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