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直接进入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李氏网 >> 世界李氏通天族谱全书 >> 世界李氏总祠 >> 浏览文章

李杲堂与李氏宗祠

作者:周东旭 来源:宁波晚报 更新时间:2014年05月27日 点击量:

点击浏览下一页
 

云石街有一个李氏宗祠,据口碑说,此房产原主姓苏,后售于李氏,李氏改为宗祠,祭祀先祖。李氏宗祠是民国建筑。主体建筑坐北朝南,为一座四合院,用材硕大,楼层高敞宽阔。而据一些资料来看,这个祠堂的李氏是宁波的一个望族,出过许多名人,其中以李杲堂最为有名。

据《甬上族望表》:“砌街李氏,宋太尉显忠之后也。自青涧来。御史知衡州府循义,诗人生寅,诗人德丰,兵部侍郎谥忠毅橒,殉义礼部主事,诸生桐,从亡兵部主事文昶兄弟,兵部主事文缵,诗人文纯,征士文允(胤),其十望”。里面提到总共十个有名望的人,其实远远不止这些人,而刚才所说的李杲堂,他的名字就叫李文胤,字邺嗣,别字杲堂。先生风骨不凡,十二三岁即能诗,十六岁的时候为诸生,陪他父亲去岭外做官,当时有一个叫张孟奇的名士就觉得这个年轻的孩子是奇才,和李杲堂成为忘年交。顺治初年的时候,李的父亲因为海上抗清的事情被谢三宾出卖受牵连,被捕,关在杭州监狱。他自己也被关在定海马厩中两个多月。在朋友万泰的帮助下被释放,但其父却在出狱之后,绝食殉国。听到父亲的噩耗,李杲堂差点悲恸地死过去。从此以后他就下定决心做一位遗民,不与新朝合作。燕人梁以樟来到鄞县后,杲堂先生与万泰、徐凤垣、高斗权、高斗魁一起,每天赋诗唱和,诗文高华曲折。虽然杲堂先生没像许多人一样遁世参禅,但他许多写诗的地方都在僧寮野庙,并与好多和尚成为朋友,像木陈、悟留、山晓、天岳,而且在宁波成立了一个“鉴湖社”,类似诗社一样的遗民组织。诗社写诗像科举一样,写好了把名字封起来,杲堂先生在楼上评定甲乙丙丁,一旦说某诗写得不错,那楼下等待的人就非常高兴,而且身价陡增。在晚年,杲堂先生重视四明文献学,辑录《甬上耆旧诗》。在诗集前面,每个作者都有一小传,立诗人之传,让诗人流芳百世。学者们都称他为“杲堂先生”。在李杲堂先生的遗民生涯中,他救了大量的抗清义士,他出力营救黄宗炎(黄宗羲弟弟),张苍水被捕的时候,发现了许多张与甬上缙绅的往来信札,当时的降将张杰打算按名字一个一个抓起来,李杲堂恳求胡文学设法营救,以至很多人幸免于难。万斯同上京修史,他写信给万斯同,要他坚持民族气节,以至万斯同不受清廷的任何职务,以布衣身份修明史。

杲堂先生的儿子叫李暾,字寅伯,一字东门。刚出生的时候,脸上有小耳一样的赘肉十几个,最后用绳系住,去除。稍年长的时候,右脸庞有瘢,是鸦青色的。有看相的说他是海外阿罗汉的化身。小时候就很有才气,也很侠义。读书不喜欢章句之学。类似条条框框,照本宣科的东西,都不喜欢。和郑南溪、谢北溟、万西郭为四子之集,因为他们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方位词,东南西北,李暾居首,本性喜欢游玩,用现在的话说是一位喜欢户外运动的人。“春则渡钱塘,探河渚,入姑苏,游邓尉,直到花信更番,告毕而归;秋则观曲江涛,徘徊桐庐一带,坐待霜叶脱尽始去。”至于宁波的四明山二百八十个山峰是他经常到的地方。他的游记每年出一本。自己不喜欢喝酒,但很喜欢招待客人,所以四方的名士来到宁波都会去找李东门先生。而年青的时候,李暾也不是十分热衷于举业,他父亲杲堂先生的朋友有一位张旦复先生经常劝解他,他也很不在意。有一夜,他喝得大醉,到了三更的时候才回来,看见堂上亮着烛光。他非常奇怪,于是走进堂里一看,原来是张先生与另一位钱先生在堂中悬挂起父亲李杲堂的像,对着像默默流泪。李暾霎时感动,跪在父亲的遗像前,大放悲声,之后痛改前非。

杲堂先生的读书处叫东斋,当时有许多诗人耆旧都在这里聚会,东门先生的别业叫松梧阁。蒋学镛先生,全祖望的弟子,有一首《松梧阁叹》:世间万事一仰俯,舞榭歌台久尘土。故家文物重可思,砌里今比城南杜。东洲老人有遗筑,子弟风流门巷古。别添小阁贮图书,特爱清阴敞廊庑。行人隔水指欹盖,坐客凭栏听疏雨。百年小劫太匆匆,社燕归来寻故主。鹅栏豕栅偪仄多,掘尽陈根移旧础。我来访旧坐其下,断杆枯株重摩抚。读书秋树今有无?耆旧凋残风月苦。醉翁草木尚可敬,曷不留之纵寻斧?主人一笑不见答,扪腹阶前算屠酤……诗里透着一种悲凉,是对逝去的怀念,任何美的事情在时间的面前都是过客,大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现在的李氏宗祠圈在月湖盛园商圈内,前进房子有一些关于浙东学派、李杲堂先生的生平事迹陈列,为城区内唯一一处纪念李杲堂的场所。李家原来住的砌街和车轿街,现在只剩了车轿街一个地名。